当前位置:主页 > 欧美 >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简介第61-80全

发布时间:2018-03-29| 来源:未知 |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61集剧情

尹秀仁在赵锦礼里的房门外,听到了金善友与赵锦礼的争吵,听到金善友呼叫赵锦礼,尹秀仁马上就冲进了房间,让金善友送赵锦礼去医院。医生因为赵锦礼受了打击引发心绞痛进医院,不得不把赵锦礼的病情,如实告诉金善友,让金善友不要让赵锦礼再受打击。郑载万不放心李万锡被尹东哲盯上的事情,见了朴议员后,又去了一趟南社长那里,要求南社长把李万锡除掉。李万锡被尹东哲追,本想回来找南社长帮忙,可没想到正好让他听到郑载万要求南社长除掉他的计划,于是悄悄躲了起来,不敢让郑载万发现他。尹秀仁劝金善友试着理解赵锦礼,可金善友实在没办法原谅赵锦礼给父亲的伤害,苦思了一天都做不到尹秀仁所说的理解,只能找尹秀仁谈心。尹秀仁明白赵锦礼心里的内疚,就像是当年李民在因她而死一样,她只能将自己的故事说出来,让金善友明白赵锦礼心里的痛,不要做以后会后悔的事情。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照图片

尹秀仁的话深深触动了金善友,他深思了一夜,终于能够理解赵锦礼心里的痛,所以一早就去医院,跟赵锦礼道歉。赵锦礼听到金善友的话,心中更加自责了,眼泪一直往下流,金善友只能劝说赵锦礼,不要再怪责她自己。解决了祖孙二人的矛盾,金善友马上向赵锦礼提出,让他找张基勇回来工作,协助他管理公司。金善友一再拜托,连张基勇以前犯的错也全部原谅了,让张基勇实在没有理由再拒绝金善友,所以只能去跟赵锦礼知会一声。见到张基勇之时,赵锦礼便要求张基勇答应金善友的要求,但她要求张基勇千万不要把金善友妈妈还活着的事情,告诉金善友。李万锡跟踪了郑载万一天,发现他是泰山厂的老板,还有一个女儿,于是偷偷地趁夜晚郑世英回家之际,绑架了郑世英。李万锡给郑载万打来电话,声称郑世英在他手上,郑载万只好瞒着家里人,一个人去办公室保险柜里拿钱,准备去赎回自己的女儿。郑载万按照李万锡的要求,将钱放在了公园里,然后等李万锡来拿钱的时候,袭击李万锡。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2集剧情

李万锡以为自己计高一筹,利用郑世英就能拿到一笔钱逃跑,没想到却被老奸巨猾的郑载万给算计了。在李万锡拿到钱的那一刻,郑载万狠狠地向李万锡的头砸去,砸晕了之后才将李万锡从公园里带走。崔政禹无意间看到郑载万的车子停在路旁,便站在那里瞧了一下,正好看到郑载万扛着李万锡上了车,所以他便叫车跟踪郑载万而去。郑载万把李万锡扔进坑里,逼问出郑世英的下落之后,他便拿起铁锹再砸李万锡的头,想灭李万锡的口毁尸灭迹,所以将李万锡给埋了。崔政禹在郑载万走后,挖开了郑载万埋的洞,没想到李万锡还有一口气在,他便救下了李万锡。崔政禹看到郑载万对李万锡下的狠手,让他着实吃了一惊,心中不免对郑载万的残忍害怕起来。郑载万匆忙去把郑世英救回来,郑世英得救后便想报警,郑载万只好安抚郑世英,不让郑世英把被绑架的事情传出去。第二天一早,崔政禹便去见李万锡,打听他究竟因何得罪了郑载万。

李万锡告诉崔政禹,因为十年前鬼迷心窍收了钱,诬陷尹东哲杀人入狱,所以逃离了仁川,没想到尹东哲找来了,他只好回来找郑载万要钱逃跑,结果遭到郑载万的毒手。崔政禹得知了因由之后,便给了李万锡一笔钱,让李万锡再也不要出现在郑载万的面前。赵锦礼看尹秀仁近期一直肚子不舒服的样子,便为她买了一些药回来,没想到却无意间看到了尹秀仁的产检小册。赵锦礼拿着产检小册逼问尹秀仁,尹秀仁只能承认怀孕的事情,然后编一个谎言,声称孩子的爸爸已经死了。尹秀仁没办法说更多,也觉得没脸再在赵锦礼家里待下去,只能收拾行李离开。

朴议员因为郑载万选一无所有的崔政禹当女婿,忍不住质问郑载万,是否因为他们诬陷尹秀仁的事情,被崔政禹抓到了把柄,才会把崔政禹当女婿。姜太秀去找郑载万,正好听到了郑载万与朴议员的对话,得知了崔政禹跟郑载万一起诬陷尹秀仁的事情,所以生气地去责备崔政禹,逼崔政禹去跟尹秀仁的家人澄清尹秀仁的清白。赵锦礼看尹秀仁一个人可怜,又没有别人帮助,便好心留下了尹秀仁。尹秀仁实在不好意思留下,结果被赵锦礼给骂了一顿,怪她不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逼着尹秀仁继续留下来。金善友准备好要跟尹秀仁表白,特意预约了饭店后,再约尹秀仁一起去吃饭。金善友还没有表白,就从赵锦礼那里得知,尹秀仁已经怀孕了。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3集剧情

赵锦礼说尹秀仁怀孕,金善友非常奇怪,马上就向赵锦礼问起了尹秀仁的情况,赵锦礼这才告诉金善友,据说尹秀仁结婚了但丈夫死了。金善友为了想清楚究竟该如何做,去剑道馆玩了一晚上后,最终还是决定,按照约定见尹秀仁。郑世英因为被绑架的事情,一直都处于恐慌之中,洪淑熙又不知道她发生了何事,只能把郑世英的情况告诉郑载万。郑载万知道郑世英不安,马上就去安慰郑世英,让她尽快忘记那天被绑架的事情,重新开始生活。崔政禹因为受到了姜太秀的威胁,不得不把此事告诉郑载万,让郑载万帮他一起处理姜太秀的事情。崔政禹给郑载万出了一个栽赃嫁祸的计策,郑载万于是哄骗着洪淑熙,让她要以政员妻子的身份出去交际,然后偷偷地把洪淑熙的首饰全部拿走。

郑载万拿到首饰之后,把首饰交给崔政禹,让他藏在姜太秀的衣服上,而他自己则把洪淑熙叫到办公室,给了她一笔丰厚的交际费。洪淑熙准备带首饰出门之时,发现首饰盒里空了,她下意识就认为是洪万杓偷了首饰,所以马上去找洪万杓交出偷的首饰。洪万杓不承认自己拿了洪淑熙的首饰,洪淑熙这才怀疑是家里进了小偷,只能打电话报警。因为洪淑熙离开去过办公室,警察于是在郑载万工厂里的员工里进行排查,然后就在姜太秀的衣服上发现了那被盗的首饰。因为在姜太秀的衣服里发现证物,姜太秀很快就被带去了警局,进行盗窃罪审问,而郑载万则请朴议员帮忙,将姜太秀加重刑罚。尹秀仁与金善友见面之时,金善友便把自己准备好的,给尹秀仁孩子的礼物送给了尹秀仁,而他原本打算表白的礼物,只能将它藏在抽屉里。

金善友虽然明知道自己不能再喜欢尹秀仁,可心里就是没办法放下尹秀仁,忍不住还想让张基勇教他该如何做。姜太秀在警局里见到了崔政禹,才明白一切是他设的局,而崔政禹也毫不客气承认了自己的所为,并明确向姜太秀表示,这次的事情只是给姜太秀一个小小的警告,让姜太秀别想着再跟他斗,因为现在的他什么事都能做,姜太秀是斗不赢他的。尹秀仁正跟赵锦礼说着话,突然肚子阵痛了起来,赵锦礼只能让金善友帮忙,把尹秀仁送去了医院。尹秀仁平安产下一子,赵锦礼马上就把尹秀仁的房间,变成了儿童乐园,让尹秀仁带孩子回家之时,可以感受到他们的温暖。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4集剧情

四年后,尹秀仁的儿子志勋已经长成会蹦会跳的小捣蛋了,跟金善友的感情也非常的好,而赵锦礼则还是忙着要帮金善友相亲的事情,担心金善友迟迟不婚,金家没办法传宗接代。姜太秀被冤枉坐牢,终于刑满释放,出狱后第一件事他首先就去拜祭父亲,因为无妄之灾,他都没能为父亲送终。金善友和熙珠相亲,虽然熙珠很特别,言行举止也表现得很得体,可金善友却还是一直在脑海里不断闪现出尹秀仁的身影,让他一直没有将精神放在与熙珠的相亲之上。熙珠感觉到金善友精神涣散,但还是非常友好地跟金善友提出,再去约会的要求。郑载万得知姜太秀出狱的事情,担心姜太秀又到处说他的事情,影响他的声誉,所以急着让崔政禹关注姜太秀的一举一动。姜太秀仍不放弃寻找尹秀仁,他决定去首尔上班,顺便看看能不能遇见尹秀仁。准备离开之前,姜太秀把崔政禹约了出来,明确告诉崔政禹,他不会对尹秀仁的事情善罢甘休。

金善友自己一个人带着幽怨的心情喝酒,张基勇知道他烦恼的是什么,也想知道金善友的相亲结果,所以特意去安慰金善友。张基勇表示,他已经知道了金善友的心意,让金善友继续努力,尽早结识自己的缘分,免得给尹秀仁造成困扰。千吉基金会成立的日子,郑载万带着崔政禹一起去参加,想让崔政禹借此机会认识千吉基金会的理事,好为他们进一步打击千吉面粉厂做准备。在饭桌上,洪淑熙无意间又提起了金善友的事情,让金善友心中又燃起了一丝忧郁。基金会成立典礼结束后,赵锦礼就接到了工厂长的电话,得知杨氏在工厂里捣乱,想让赵锦礼小心杨氏来找她的麻烦。赵锦礼和金善友另有饭局,金善友嘱咐尹秀仁不要做晚饭的同时,让尹秀仁带着志勋去找静熙,因为静熙很想念志勋了。静熙刚送走尹秀仁,没想到姜太秀突然又出现问尹秀仁的事情,让静熙大吃一惊,想说尹秀仁的事情又不敢说。再见熙珠之时,熙珠非常坦白的说明,金善友是她的真命天子,想跟金善友进一步交往。金善友因为熙珠的坦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熙珠。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5集剧情

金善友与熙珠见面回来,尹秀仁一直追问金善友想结婚的人,金善友差点忍不住跟尹秀仁告白,没想到赵锦礼突然出现,让金善友想说的话又被打断了。赵锦礼看尹秀仁和金善友在谈相亲的事情,便催促金善友快点找到合适的对象,好让她可以在死前看到金善友结婚。奶奶的话,金善友听了很心酸,他也想放下尹秀仁,好好找一个人在一起结婚,可心中就是放不下尹秀仁。尹秀仁因为金善友要说的话没有说完,便趁端茶的时候,再一次追问金善友,想知道金善友喜欢的是怎样的人,可没想到金善友却告诉她,他喜欢的人已经结婚了。金善友接受千吉面粉厂后,签约的交易处越来越多,他开始担心他们只从韩国贸易进货,会让公司面临困境,所以跟张基勇打听,是否该再找一家原麦交易处。因为韩国贸易的原麦是最好的,而面粉的好坏又由原麦决定,张基勇这才主张跟韩国贸易进货,金善友也没办法改变这一主张。

赵锦礼回公司之时,突遇被解雇的前职员杨昌文来闹事,不仅打晕了司机,还想把赵锦礼给打了。正当杨昌文向赵锦礼挥棒之时,姜太秀正好路过撞见了,便帮了赵锦礼一把,赶走了杨昌文。金善友得知赵锦礼差点出事,非常的担心,开始想要招一个能当警卫的司机,保护赵锦礼的安全。韩国贸易的李社长经过南社长的长期贿赂,已经完成受南社长掌握,所以郑载万便让南社长出面,要求李社长给千吉面粉厂断供。郑载万和崔政禹正筹谋着,如何让千吉面粉厂陷入困境之时,金善友突然到访,把郑载万和崔政禹都吓了一大跳。金善友把救赵锦礼的姜太秀找了回来,好让赵锦礼可以当面向姜太秀致谢,姜太秀接受了赵锦礼的道谢,却拒绝了赵锦礼给他的答谢金,让赵锦礼对姜太秀更加赏识。

赵锦礼看姜太秀不肯要答谢金,但询问姜太秀是否会驾驶,想请姜太秀当自己的司机。姜太秀主动向赵锦礼坦白,他是一个有前科的人,并坦白自己是因盗窃罪被判了四年,可赵锦礼还是相信姜太秀的为人,决定聘用姜太秀。李社长答应向千吉面粉厂断供,连夜将自己的原麦转移到别的仓库去,以免千吉面粉厂怀疑前来确认。一早赵锦礼就接到了断供的电话,金善友还来不及找其他货源,东亚面包厂的金社长就给他打来电话,声称千吉面粉厂的资金出现了问题,才让韩国贸易取消交易,让金善友听了也大吃一惊。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6集剧情

赵锦礼为解决千吉面粉厂的困境,亲自去找韩国贸易的李社长,没想到到了那里才知道李社长根本不在公司。李社长让秘书谎称他去美国解决原麦的事情,偷偷躲起来避风波,而郑载万和崔政禹两人则在得意,为他们恶意中伤千吉面粉厂,流传出对千吉面粉厂不利的谣言,让千吉面粉厂雪上加霜而高兴。金善友想尽了办法,也维持不了面粉厂的生产,只能一个个联系交易方,尽量减少他们的损失。金善友为表示诚意,亲自联系郑载万,让他们先换别家购买面粉,郑载万接到了金善友的电话,心中甚是欢喜,为他们的计划进一步成功而开心。金善友四处去找提供原液的厂商,结果处处碰壁,而张基勇又告诉他,所有的交易方都要求他们支付违约金。金善友看到违约金达一亿,吓了一大跳,可想到赵锦礼已经借到钱了,他才安心了下来,可没想到张基勇却告诉他,票据已经发过来了。赵锦礼接到电话,所有答应借钱给她的人都反悔了,她要借的钱借不到,而金善友又告诉她票据发过来了,让她非常焦急了起来,因为票据一旦发了,千吉面粉厂就只有面临破产了。郑载万因为千吉面粉厂离破产越来越近,心中欢喜的同时,对崔政禹越来越倚重,让他在工厂里也渐渐嘚瑟了起来。

崔政禹看到高大峰在教训,一个因为疏忽在面条里多放了一点盐的职员,忍不住过去插手,将职员开除。洪万杓看到崔政禹处理得过分,便去向崔政禹说情,没想到被崔政禹教训了一顿,让他心情非常的郁闷。郑载万假意去关心赵锦礼的情况,没想到却碰巧听到赵锦礼与大韩电子的社长的通话,得知大韩电子要帮赵锦礼的忙,借钱给千吉面粉厂解决资金问题。郑载万因为自己的计划眼看就要成功,却突然又受到了阻碍而生气极了,所以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崔政禹的身上,狠狠地骂了崔政禹一顿,怪他没有查清楚金善友与大韩电子韩会长的孙女熙珠在谈恋爱的事情。因为大韩电子出面帮忙,让千吉面粉厂破产的流言不攻自破,所以要取消合作的交易方都纷纷打来电话反悔。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7集剧情

姜太秀送身体不舒服的赵锦礼回家,没想到却让他意外遇见了躲在赵锦礼家中的尹秀仁,也让尹秀仁大吃一惊。尹秀仁见到姜太秀,只能拜托姜太秀,不要把她的下落告诉家里人,并表示她会在以后跟家里人联系。韩国贸易的李社长因为参与了郑载万的阴谋,在仓库里囤积了不少的原麦,只能找跟他联系的南社长要钱,想逼南社长赔偿他的损失。崔政禹把李社长要钱的事情告诉郑载万,郑载万更加生气,又将崔政禹给骂了一顿,怪他错信了崔政禹,结果损失惨重。金善友约熙珠见面,非常诚挚地表达他对熙珠的感激之情,可熙珠听了却一点也不感到高兴。熙珠向金善友说明,虽然大韩电子的帮忙,有她的因素存在,但她不想因为这个原因,让金善友与她的关系受到影响,让金善友不敢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所以她要求金善友把大韩电子的帮忙,当成是韩社长帮的忙。姜太秀的出现,让尹秀仁开始担心志勋的事情会公开,她只能向赵锦礼提出要求,想要带着志勋离开这个家。

赵锦礼不同意尹秀仁搬走,让尹秀仁好好考虑一下,同时对尹秀仁与姜太秀的关系产生了怀疑,所以向姜太秀质问起他和尹秀仁的关系。赵锦礼不明白,为何尹秀仁在见到姜太秀之后,便想带着孩子离开,姜太秀这才知道尹秀仁有了孩子。朴顺玉去医院做检查,得知她得的是胃癌,因为她太迟来医院,她的病情已经到了没办法手术的地步,医生预测朴顺玉最多只能活一个多月。尹秀仁听了姜太秀的话,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可志勋突然醒来,一直叫着尹秀仁,尹秀仁只好匆忙挂掉电话,让她来不及跟朴顺玉说上话。姜太秀去见尹秀仁,质问尹秀仁孩子的父亲是谁,可尹秀仁却什么也不肯说,姜太秀只好要求尹秀仁,不要因为他的缘故而离开。姜太秀向尹秀仁保证,他不会将孩子的事情说出去,让尹秀仁一定要好好地待在赵锦礼家里,免得让他担心。张基勇查到,李社长根本没有去美国,而他的原麦进货也没有问题,金善友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就想到4年前面粉掺石灰的事情,怀疑这次的事件与4年前是同一个幕后主使者。

金善友去向李社长质问,以解除合约并追究李社长法律责任做威胁,逼李社长说出幕后主使者。李社长被金善友威胁,不得不去找南社长,崔政禹知道后只能出面威胁李社长。在崔政禹的威胁下,李社长不得不告诉金善友,他只是为了抬高原麦的价格,而跟千吉面粉厂开了一个玩笑。金善友并不相信李社长找的理由,生气地表示,他一定会解除合约追究李社长的法律责任。张基勇得知李社长不供出幕后主使的事情,只能劝说金善友暂时放弃调查幕后主使者,他相信李社长与金秘书一样,都是受到了幕后主使的威胁,所以他们问不出任何结果,唯有慢慢再想办法查出真正的主使者。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8集剧情

崔政禹送郑载万去千吉面粉厂,正打算离开之时被刚回来的赵锦礼给叫住了,崔政禹这才看到站在赵锦礼身旁的姜太秀,不得不找姜太秀私下谈一谈。崔政禹不知道姜太秀在千吉面粉厂的目的,不停地质问姜太秀,可姜太秀却什么也不肯说,还警告崔政禹别想着再动他。姜太秀见到崔政禹之后,心中便开始怀疑,崔政禹或许与尹秀仁的孩子有关,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会保护好尹秀仁和她的孩子不受伤害。崔政禹想把姜太秀的事情告诉郑载万,偏偏郑载万因为赵锦礼与韩会长相约一起吃饭,而恼怒不已,他只好不再多说。朴顺玉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已经开始吐血了,让她不得不把尹秀仁找回来,免得连自己死了也见不到尹秀仁一面。朴顺玉去找尹东哲帮忙,想让他找原来的侦探社,把尹秀仁找回来,可尹东哲却一点也不在意帮忙找尹秀仁的事情,根本不肯帮助朴顺玉。李英善无意间发现朴顺玉吐血的手绢,慌张地质问朴顺玉是否发生了何事,可朴顺玉却什么也不肯说。

熙珠去金善友的家里,尹秀仁做了许多好菜,得到了熙珠的极大赞赏。熙珠在金善友的画室里,发现了一幅被布盖起来的画,正想请求金善友让她看之时,尹秀仁把他们叫下楼喝茶。喝茶的时候,志勋吵着要跟金善友一起玩,金善友便把志勋带在身边,还不停地盯着在厨房里做事的尹秀仁,让熙珠对金善友与尹秀仁的关系起了疑心。郑世英再次跟郑载万提崔政禹家的事情,被郑载万生气地责骂,崔政禹明白郑载万对他所做的事情不满,所以他更加心急地想要处理好姜太秀的事情,免得再惹郑载万不高兴。崔政禹联系了南社长,让他尽快去查一下姜太秀成为赵锦礼秘书的原因。送熙珠回家之后,金善友便回画室看那幅,那幅他本打算用来向尹秀仁表白时作为礼物的画。看着那幅画,金善友心里感慨万千,他心里犹豫是否该收起那份藏在心里已久的,对尹秀仁的深情。得知姜太秀是因为救了赵锦礼,才被赵锦礼录用的,崔政禹于是让南社长打电话给赵锦礼,声称姜太秀是间谍,是为让千吉面粉厂倒闭而有意接近赵锦礼的。赵锦礼接到了南社长的电话,因为南社长连自己的身份也不敢说,让赵锦礼根本不相信他所说的话,可她还是把电话的事情告诉姜太秀,让姜太秀知道有人要害他。李英善拿着朴顺玉的药袋去诊所询问,才知道朴顺玉胃癌晚期,把她吓坏了。李英善回家找朴顺玉之时,朴顺玉正因自己的病痛苦得不得了,看到李英善回来,便求李英善帮她找尹秀仁。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69集剧情

李英善得知朴顺玉的病情,心里既难过又焦急,不知道要如何是好。朴顺玉撑着疼痛的身子,求李英善帮她找尹秀仁,帮她向家人隐瞒病情,李英善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答应帮朴顺玉找尹秀仁。韩会长对金善友很满意,着急着要安排相见礼,赵锦礼便把这个意思告诉金善友。金善友突然听到相见礼的事情,非常的惊讶,他又不知道如何拒绝,只能同意赵锦礼的意思,先跟熙珠商量之后再做决定。金善友把韩会长的意思告诉熙珠,熙珠感到惊讶的同时,却非常开心相见礼的事情。看到金善友有些为难的样子,熙珠贴心地安慰金善友,让他不要为爷爷的话担心。因为好奇,熙珠便向金善友问起了尹秀仁的事情,想知道尹秀仁为何会住在金善友家里,还有志勋的父亲是谁,她非常羡慕尹秀仁能和金善友一起生活。

金善友回家的时候,刚好看到姜太秀准备离开,便邀请姜太秀去喝一杯,因为他非常好奇志勋的父亲是谁。姜太秀不知志勋的父亲,金善友便跟姜太秀说起他的心里话,把自己可能就要结婚的事情,以及为此苦恼的心情,也一并向姜太秀倾诉一番。郑载万与赵锦礼相约见面,愕然发现姜太秀是赵锦礼的司机,让他实在忍不住质问姜太秀为何会在赵锦礼的身边。姜太秀非常不客气地告诉郑载万,崔政禹早已经知道他是赵锦礼的司机,却没有转达给郑载万知道。郑载万非常生气崔政禹隐瞒了他,对姜太秀又无可奈何,只能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吴小姐见到尹东哲,便把李英善让她帮忙找侦探社的事情,告诉给尹东哲。尹东哲得知李英善为了找尹秀仁花钱,生气地回去质问李英善,没想到朴顺玉却非常坚持的表示,无论花多少钱她都要找到尹秀仁,尹东哲只好大骂朴顺玉。

李英善因为尹东哲大骂,实在忍不住把朴顺玉的病情说出来,尹东哲顿时吓得说不出话来。得知朴顺玉的病情,尹东哲才开始自责,怪自己让朴顺玉一辈子操劳,才会让朴顺玉得了癌症。郑载万一回工厂,就把崔政禹给大骂一顿,怪他没有事先告知姜太秀的事情。责备了崔政禹之后,郑载万便让崔政禹想办法,想再一次把姜太秀关进监狱,以免姜太秀把他的事情全部说出去。郑载万帮赵锦礼买好了礼物,便通知赵锦礼,声称他已经让崔政禹送到首尔了。赵锦礼打算让尹秀仁帮她接收礼物,没想到家里的电话没人接,赵锦礼只好让姜太秀回一趟家里拿那份礼物。姜太秀听说崔政禹要去赵锦礼家里,被吓了一大跳,他只能听赵锦礼的安排,赶快往赵锦礼家里赶。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分集介绍第70集剧情

崔政禹拿着礼物,准备按赵锦礼家的门铃之时,姜太秀及时赶回叫住了崔政禹,崔政禹这才把礼物交给了姜太秀。尹东哲看到朴顺玉还在操劳叠衣服,忍不住责备她在这个时候还在做事,然后询问朴顺玉有没有想要做的事情,或者想要吃的东西,他想帮朴顺玉完成。朴顺玉拒绝了尹东哲的好意,看尹东哲有些失落,便让尹东哲请她吃一顿中国菜。尹东哲好奇朴顺玉为何想吃中国菜,朴顺玉这才知道尹东哲,因为他们新婚蜜月的时候,尹东哲请她吃的第一餐中国菜,让她终身难忘。尹东哲听到朴顺玉的话非常的感动,特别自责自己没有好好对待朴顺玉,让朴顺玉嫁给他那么多年都没有享过福。饭后,朴顺玉让尹东哲陪她去照一张合照,随后她还想照一张遗照,可没想到身体支持不住,朴顺玉在照相时晕了过去。尹东哲看到朴顺玉晕倒着急坏了,怕朴顺玉就这样死去,所以特别心急地将朴顺玉背往医院。朴母知道朴顺玉的病情,特别心疼地跑到医院看朴顺玉,看到尹东哲之时,她又忍不住一直骂尹东哲,怪责尹东哲让朴顺玉得了癌症。高大峰因为朴顺玉的病情,担心得在工作的时候哭了起来,洪万杓因此追问他伤心的原因,高大峰这才把朴顺玉的病说出来。

崔政禹得知朴顺玉病得快不行了,内心忍不住自责起以前对朴顺玉的恶劣态度,心里思虑再三还是忍不住走到了医院门口,想去看一看朴顺玉。郑世英在医院门口看到崔政禹,正奇怪崔政禹在那里的原因之时,发现崔政禹面前就是医院,她才明白过来崔政禹要去看朴顺玉,忍不住又在心里吃醋了起来。金善友把之前给尹秀仁拍的一张照片,镶在相框里送给了尹秀仁,思虑再三之后他决定跟熙珠结婚。金善友做出决定之后,便向赵锦礼提出,让她安排相见礼的事情,同时他要求尹秀仁从他们家里搬出去,以免造成不便。朴顺玉的身体再也撑不下去了,尹秀仁隐约预感到有不好的事情,她想打电话回家,正巧家里的电话占线了,她便放弃联系家里的念头。尹秀仁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带志勋回家之时,正好遇见朴顺玉离开,让她吓得直接从梦中惊醒。朴顺玉怀着对尹秀仁的不放心,最终含恨而终。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1集剧情

郑世英拿着衣服去给尹正仁修补,顺便向她打听,尹秀仁是否有回家来。得知尹秀仁连朴顺玉去世也没有回家,郑世英才真正放心,确认尹秀仁没有与崔政禹联系。姜太秀给朴顺玉店里打了一个电话,询问家里的情况,才知道朴顺玉已经过世了。姜太秀知道朴顺玉去世的消息,马上就把这件事告诉尹秀仁,让尹秀仁很受打击。尹秀仁后悔自己犯的错,连妈妈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着,一路哭着去拜祭朴顺玉。尹秀仁在朴顺玉的坟前,哭得肝肠寸断,姜太秀在一旁看了特别的心疼。李英善去拜祭朴顺玉之时,看到尹秀仁留在坟前的菊花,忍不住怀疑是否尹秀仁回来了。尹秀仁因为朴顺玉的死倍受打击,不知道往后的路,她要用什么支撑自己走下去,没有了妈妈就像是天塌下来一般,压得尹秀仁喘不过气来。赵锦礼在准备相见礼的事情,尹秀仁不想让赵锦礼心烦,只好让姜太秀帮她隐瞒朴顺玉去世的事情,可金善友还是一眼就看出尹秀仁不对劲,只是尹秀仁什么也不肯告诉他。

尹正仁因为朴顺玉去世,尹秀仁又不在家里,觉得待在仁川非常难过,她决定去首尔工作,所以特意跟李英善说一下自己的想法。郑载万抢了三浦面条厂的新商品专利,得到外界的一致好评,而他还表示要将面条的一部分收益捐出来,让他一度成为报纸的头条。就在郑载万得意洋洋之时,朴议员告诉郑载万,公推的事情有困难,让郑载万早就准备,因为原先退出的那个议员又在地方上重新复出了。尹秀仁突然病倒了,志勋怎么也叫不醒尹秀仁,把他给急坏了。金善友给家里打电话之时,志勋正好接了电话,便把尹秀仁晕倒的事情告诉金善友,让金善友一下子忘记了相见礼的事情,径直回家去看一下尹秀仁。尹秀仁昏迷不醒,金善友叫不醒她,只能将她送往医院,这才知道尹秀仁脱水昏迷。赵锦礼独自一个人在相见礼上,尴尬地与韩会长一家见面,迟迟都等不到金善友出现,让赵锦礼都不知道该如何帮金善友解释了。等到尹秀仁醒来,金善友再也不想压抑自己对尹秀仁的爱,所以向尹秀仁表白了。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2集剧情

金善友告诉尹秀仁,他一直都爱着尹秀仁,而且以后都不会改变,所以他一定不会去相见礼。尹秀仁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金善友,她只能用离开威胁金善友,可金善友却非常坚持,一定要对尹秀仁负责到底。韩会长等不到金善友非常的生气,认为金善友是有意不来相见礼,让赵锦礼实在不知道如何跟韩会长解释。赵锦礼回家后,才知道尹秀仁晕倒的事情,她只能让姜太秀把金善友叫回来问个清楚。赵锦礼可以理解金善友因为尹秀仁的病,没有去相见礼,可她还是逼着金善友要好好跟韩会道歉,并且重约相见礼的时间。金善友担心赵锦礼的身体,没有即刻跟赵锦礼说出他要和尹秀仁在一起的事情,可他已经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往后的路有多艰辛,都要跟尹秀仁在一起。李英善意外在汤饭店遇上了战争时的老乡,两人便聊起了过去的一些事情,尹达子看到李英善遇到故人,才想起自己都没有好好了解过李英善的过去。

尹达子问起过去,李英善便将自己曾经结过婚有一个儿子的事情,如实告诉尹达子,尹达子才知道李英善也是一个命苦的人。金善友约熙珠出来见面,想谈取消婚约的事情,熙珠马上就猜到金善友是为了尹秀仁,所以坦白问金善友。金善友不想欺骗熙珠,便如实告诉坦白自己对尹秀仁的爱,熙珠虽然对金善友爱上了尹秀仁,却还要跟她交往的事情生气,可还是因为心里爱着金善友,实在无法责怪金善友,所以她决定自己跟家里人说讨厌金善友而取消婚约。姜太秀回家看李英善他们,听到李英善一直说朴顺玉的事情,又一直担心尹秀仁的安危,让姜太秀实在忍不住要把尹秀仁的事情告诉李英善。因为对尹秀仁有承诺,姜太秀没办法说出尹秀仁的下落,他只能宽慰李英善的心,让她不用为尹秀仁担心。金善友还来不及跟赵锦礼说分手的事情,韩会长就打来电话,质问赵锦礼有关金善友与熙珠分手的事情,直指金善友跟熙珠分手,让熙珠很受煎熬。赵锦礼质问金善友为何提出分手,金善友便想如实相告,尹秀仁只好叫住金善友。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3集剧情

被尹秀仁打断,金善友这才意识到不能太过于着急将自己喜欢尹秀仁的事情说出来,所以他只能向赵锦礼坦白自己并不喜欢熙珠,因为韩会长帮忙心里有负担,才想逼自己跟熙珠结婚,可他现在意识到自己实在做不到。尹秀仁对于金善友为了她跟熙珠分手的事情,心里非常的内疚,一直劝说金善友改变心意,可金善友却意志坚定怎么也不听她的劝。金善友向尹秀仁表示,他可以接受尹秀仁因为他的表白而感到混乱,但他希望尹秀仁还是好好考虑一下他说的话。崔政禹在仁川街头撞上了姜太秀,忍不住质问他为何出现在仁川,而姜太秀则因为崔政禹故意中伤他之事,再次警告崔政禹。姜太秀告诉崔政禹,他已经知道赵锦礼接到奇怪电话的事情,让崔政禹最好小心一 点,不要再找他的麻烦,否则他一定不会再对崔政禹客气。崔政禹让南社长派人去处理不肯搬迁的棚户,想用武力威胁他们离开,借此让公荐的委员长支持郑载万,可没想到南社长的人却意外将老金推倒在地,让老金的头撞上了石头。老金撞伤之后神志不明被送往医院,南社长知道后马上就把此事告知崔政禹,崔政禹本想通知郑载万,又怕郑载万再借此怪罪于他,只好暂时隐瞒此事。金善友和姜太秀一起喝酒,姜太秀便向金善友询问他对尹秀仁表白的事情,想确定金善友对尹秀仁是否真心,是否会因为赵锦礼的反对而退缩。

金善友明确表示,无论多么难他都不会改变心意,姜太秀便相信了金善友的真心,决心帮助金善友。因为老乡会的事情,赵锦礼突然想起了往事,忍不住想起战争年代逃亡的事情,想起了儿子金日周和儿媳李英善。赵锦礼一直不喜欢李英善,逃亡的时候金日周因为行李都很重,不得不把最轻的那个包裹交给李英善抱着。赵锦礼一直不放心,怕金家的所有财产都被李英善卷走,所以总是跟金日周唠叨,让他把包裹拿回来,可金日周却非常信任李英善。逃难的路上,再次遇到轰炸,李英善因此与金日周分开了,因为当时李英善晕倒在草丛中,金日周没有看到她,所以自己离开了。随后,赵锦礼在逃难的路上,遇上了一个熟识的人,才知道李英善带着包裹跟另一个男人走了,赵锦礼因此一直怪责李英善,是一个为了钱狠心抛弃自己儿子的女人。金善友去泰山面条厂,被高大峰拉到汤饭店里吃饭,金善友因此见到了李英善,两人彼此都觉得特别的亲切。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4集剧情

南社长通知崔政禹,说明被打伤的老金死了,崔政禹才觉得事情严重,不得不把实情告诉郑载万。郑载万得知闹出了人命,非常愤怒,又把崔政禹给大骂一顿。崔政禹被郑载万严厉批评,他只能保证不会牵连到郑载万身上,让郑载万不要太过于担心。尹达子因为害喜去医院检查,想知道自己是否怀孕,可没想到医生却告诉她,她不仅不是怀孕,而且很可能输卵管有问题没办法怀孕。尹达子知道这个不好的消息,想要跟高大峰表白,可看到高大峰如此紧张,她想说出口又不敢了。尹秀仁看到志勋骑在金善友的脖子上,马上就让志勋下来,并不准许志勋再这么过分。志勋跟金善友非常要好,忍不住脱口而出,让金善友做他的爸爸。尹秀仁听到志勋的话吓了一大跳,只能批评志勋,然后向赵锦礼道歉。赵锦礼虽然没有怪责志勋所说的话,可还是不想金善友因为对尹秀仁母子好,被外人误会,特意叮嘱金善友注意分寸。金善友很想将喜欢尹秀仁的事情,如实告诉赵锦礼,可又怕赵锦礼接受不了,只能什么也不说。赵锦礼看尹秀仁近来身体一直很差,逼着尹秀仁去医院检查身体,然后劝说尹秀仁为了志勋好,再找一个人嫁了,给志勋一个完整的家。

赵锦礼对尹秀仁特别的好,让尹秀仁心中特别有负罪感,她怕被赵锦礼知道金善友喜欢她的事接受不了,只能拜托姜太秀帮她另找住的房子,好搬出赵锦礼家里。南社长通知崔政禹,去赶走动迁户之时,有一个小弟被摘下了面纱,现在警察正在介入调查此事,崔政禹一听马上就去向郑载万汇报。郑载万得知南社长的小弟暴露了身份,他不能冒险让南社长将那人藏在仓库,只能让崔政禹安排将那人偷渡出去。郑载万送了金善友一盒毛笔,赵锦礼拿着毛笔放到金善友画室之时,无意间看到了金善友盖着的那幅画,一时好奇便掀开来看了一眼,没想到画的主人翁是尹秀仁。看到画,赵锦礼就什么都明白了,认为金善友和尹秀仁恋爱了,所以等到尹秀仁回来,马上向她质问清楚。赵锦礼质问,尹秀仁吞吞吐吐不敢回答,只能否认她没有喜欢金善友,并解释自己已经在找住的房子,会很快搬走。尹秀仁收拾行李,马上就带着志勋离开,赵锦礼虽然不想这么做,可还是必须让尹秀仁离开。金善友一回家,赵锦礼就马上逼问金善友,是否因为尹秀仁才退婚的,并说明她已经将尹秀仁赶走了。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5集剧情

暂无剧情介绍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6集剧情

赵锦礼看到李英善后,便追了上去,可没想到追上的却不是李英善,她只能质问张基勇,当初发现李英善的地方是否是仁川。张基勇说明,当时他们发现李英善之时,是在大田得到的消息,赵锦礼只能当自己因为金善友的事情费神,看错了。赵锦礼回公司,正好听到金善友打电话找尹秀仁的事情,让她实在忍不住把金善友骂一顿,怪他公私不分一意孤行找尹秀仁,并且表示她不会同意让尹秀仁跟金善友在一起。金善友生气顶撞了赵锦礼,表示在他心里,尹秀仁就是最适合他的那个人,所以他绝不会放弃尹秀仁。赵锦礼不能让金善友找到尹秀仁,只能让姜太秀多费心尹秀仁的事情,并且不让姜太秀把尹秀仁的下落告诉金善友。姜太秀去见尹秀仁之时,把李英善来首尔的事情告诉尹秀仁,并说明尹正仁到首尔工作了,让尹秀仁考虑一下,是否去见一见尹正仁。金善友为了找尹秀仁茶饭不思,终于累得病倒了,赵锦礼发现金善友生病之时,金善友还一直叫着尹秀仁的名字,让她不知道如何是好。医生告诉赵锦礼,金善友是虚脱了,而且身心俱疲,他建议让金善友短期内不要再操劳,如果金善友再没有好转,也只能送金善友住院。

尹秀仁思虑再三,决定带志勋去见尹正仁,尹正仁见到姐姐非常的高兴,可见到尹秀仁带着儿子,让她非常的惊讶。见尹秀仁之后,尹正仁忍不住难过起来,难过地告诉尹秀仁,妈妈去世的消息。尹秀仁把自己已经知道朴顺玉去世的事情,如实告诉尹正仁,然后再质问尹正仁朴顺玉死前的情况,并让尹正仁隐瞒她的事情。郑载万顺利当选为国会议员,开心地向家人宣布的同时,同意让郑世英和崔政禹等选举结束之后结婚。郑世英听到她终于可以结婚的消息,开心得不得了,她和崔政禹商量着,一定要助郑载万当选,好让他们可以顺利结婚。金善友迷糊中接到了侦探社的电话,得知尹秀仁的下落,他只能带着病体半夜跑出去找尹秀仁。尹秀仁给志勋买糖,在门口见到了迫切敲门的金善友,把她吓了一大跳,而金善友也因为一时情绪激动,再次倒下了。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7集剧情

金善友晕了过去,尹秀仁没有办法,只能将金善友带回屋里照料。半夜,金善友醒了过来,看到尹秀仁守着他累得睡着的样子,心里觉得很幸福。金善友再次见到尹秀仁,一下子轻松了下来,他要求尹秀仁不要再想着逃避他,因为无论尹秀仁躲到哪里,他都会把尹秀仁找到。赵锦礼等了一晚上,等到的却是什么也不说的金善友,让她不免怀疑金善友去了尹秀仁那里,所以一大早就要求姜太秀带她去尹秀仁住的地方。赵锦礼向尹秀仁表示,她知道金善友昨天来找尹秀仁,她只希望尹秀仁还是跟以前一样,始终拒绝金善友就好了。众人都没办法理解,高大峰与尹达子两人为何吵得那么凶,纷纷开始打听了起来。李英善特意找了高大峰问情况,才知道尹达子要跟高大峰离婚,她不得不去找尹达子问个清楚。李英善知道了实情,尹达子不得不坦白告诉李英善,她因为不孕不得不放开高大峰的手。

中央情报局的几名红色分子在吴老板的咖啡店里喝咖啡,因为他们的一名同伙前来报信说警察来了,他们不得不马上从咖啡店里逃窜,所以连咖啡的钱也没有交。吴老板为了咖啡的钱追了出去,正好碰上了洪万杓,只好让洪万杓帮她去追,可没想到刚追到其中一人时,那人看到警察就在洪万杓身后,不得不将他们的宣传资料直接扔给洪万杓后逃跑。洪万杓没有追到没交钱的不法分子,却被当成了他们的同党,给抓进警察局里去。洪淑熙知道洪万杓的事情,着急地去找郑载万,郑载万于是派崔政禹去跟警察说清楚,可没想到怎么说也说不清楚,洪万杓还是被收押了。洪万杓一直跟警察解释,他不是红色分子,只是帮吴老板追回咖啡钱的,差点让吴老板也被警察当成同党,让洪万杓不得不马上解释称吴老板与这件事一点关系也没有。

尹东哲听了吴老板所说的,以为高大峰出轨了,不得不回家去质问高大峰,还想揍高大峰,尹达子只有将自己不孕的事情说出来。高大峰得知尹达子不孕,便想劝尹达子再去别的医院检查,坚决不跟尹达子分手。洪万杓被带走了,崔政禹他们都没有办法救洪万杓,事后崔政禹只能找郑载万,让郑载万去求赵锦礼出面,因为赵锦礼在法律界有认识的人。郑载万怕自己参选国会议员的事情受到影响,不得不去找赵锦礼,赵锦礼很爽快地就帮他联系了警察局的厅长了解情况。李英善给尹正仁送小菜,尹正仁实在忍不住,不得不把见到尹秀仁的事情告诉李英善,并让李英善知道尹秀仁有了一个孩子。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8集剧情

李英善去找了尹秀仁,也见到了志勋,得知志勋五岁她便大概猜到志勋是崔政禹的儿子。李英善想向尹秀仁问个清楚,可尹秀仁却不肯说,还很坚定地否认志勋是崔政禹的儿子,让李英善不得不再过问志勋的身世,只得将朴顺玉死前想见尹秀仁的事情告诉她。回到仁川时,李英善偶然与崔政禹撞见,差点忍不住脱口向崔政禹问个清楚,可话到嘴边她又忍住了。洪万杓被放了出来,可回家后他还是假装没事的样子,不敢告诉家里人他被打的事情。洪淑熙看出洪万杓被毒打吓怕了,一个人心疼地扶洪万杓进房休息时,洪万杓才忍不住将自己被打的事情说出来,声明他被打怕了,如果今天他没有被释放,就一定会被打死。金善友下班之后,便又出现在尹秀仁的家门口,尹秀仁见了非常生气地赶走金善友,并让金善友以后都不要再来。金善友非常坚持,求尹秀仁接受他的心意,因为他每天都会来找尹秀仁,直到尹秀仁改变心意。

尹秀仁因为金善友的坚持备受折磨,她不得不告诉金善友,赵锦礼绝对不会赞同尹秀仁的心意,让金善友放弃,她表明自己以后都不会再见金善友。尹秀仁关上门进屋后,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尹秀仁想狠下心肠不管在门口的金善友,可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出去看看金善友。金善友一直在雨里等着尹秀仁,尹秀仁见了非常心疼,再也说不出让金善友离开的话,也因为这样让金善友坚定地认为,尹秀仁的心里有他的存在。金善友在以为尹秀仁接受她之后,接到了尹秀仁的电话,他于是去见尹秀仁。尹秀仁非常坚决表示,让金善友收回昨晚的话,以后都不要再来找她,因为她绝对不会接受。

金善友很确定,尹秀仁的心里有他,只是因为赵锦礼的反对而推开他,所以他明确表示,他会想办法说服赵锦礼,如果赵锦礼一再反对,他会离开赵锦礼跟尹秀仁一起生活。就在尹秀仁想要说服金善友,不要因为她的事情和赵锦礼闹翻之时,李英善突然出现了。李英善想了想还是觉得,志勋就是崔政禹的儿子,所以才来首尔向尹秀仁质问,可没想到尹秀仁一听就马上否认了,李英善只好劝说尹秀仁,让她回家去,至少可以弥补志勋没有父亲的缺失,还能解决志勋上户口的问题。因为洪万杓有间谍嫌疑,议员们纷纷对郑载万的身份存疑,提心党内受到影响,所以一致决定要将公荐评审重新审查,考虑是否让郑载万当选。郑载万从朴议员那里得到了消息,被突然的重审气恼了,崔政禹只能向郑载万保证,他会想办法帮郑载万解决。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79集剧情

金善友去仁川工作,顺便去汤饭店找李英善一趟,想让李英善帮他的忙,说服尹秀仁接受他的心意。李英善对于金善友的为人,以及金善友对尹秀仁的喜欢,让她心里特别的高兴,答应帮助金善友的同时,还把尹秀仁的生日告诉金善友。郑载万因为洪万杓涉嫌间谍罪,害他公荐的事情受到了阻碍,所以对洪万杓非常失望。郑载万还没等洪万杓伤好就想让他去工厂上班,让洪淑熙特别的难过,不免为自己的弟弟打抱不平,将郑载万训了一顿,责怪郑载万没有好好对她的弟弟,将公荐失败怪在洪万杓身上。尹正仁带去蛋糕为尹秀仁庆祝生日,想用自己的一点积蓄当成生日礼物送给尹秀仁,可尹秀仁却因为尹正仁自己赚钱不多也没有什么钱,坚持不肯收尹正仁的礼物。

金善友特意来找尹秀仁,因为尹正仁在尹秀仁家里,他便把尹秀仁约出来喝杯茶,亲自表达他的心意。金善友将自己过去买好准备表白的项链,当作礼物送给尹秀仁,让尹秀仁知道,他从很早以前就已经喜欢尹秀仁了,让尹秀仁接受他的心意。送完礼物之后,金善友便回家去跟赵锦礼谈话,想尽量说服赵锦礼同意他的决定,让他跟尹秀仁在一起。赵锦礼无论金善友如何说,都不肯同意让尹秀仁成为她的孙媳妇,金善友只好质问赵锦礼,如果他坚持要跟尹秀仁在一起,赵锦礼会如何做,没想到赵锦礼却回答他,如果金善友一意孤行,她就和金善友断绝关系。赵锦礼被恶梦惊醒,便到金善友房里去看了一眼,没想到金善友并没有在家里,而随后张基勇也打来电话,声称金善友给他去了一个电话之后,就不知所踪,所以他才打到家里找金善友。赵锦礼得知金善友失踪,只能让张基勇帮她去找找金善友,而金善友一个人则去往父亲的坟前,跟父亲说说心里话。

李英善给尹秀仁送海带汤,尹秀仁心里特别的感动,因为这么多年她第一次吃到海带汤,让她想起了已故的妈妈。李英善在帮尹秀仁洗碗的时候,忍不住把金善友来找她的事情告诉尹秀仁,想了解一下尹秀仁与金善友的情况,并劝说尹秀仁能接受所爱的人,幸福的生活。赵锦礼找不到金善友,只能让姜太秀去尹秀仁家里找金善友,尹秀仁得知金善友离家出走,心里特别的担心,她不想金善友出什么事,让赵锦礼担心。金善友到了晚上才出现在尹秀仁的家门口,尹秀仁特别担心地责备金善友的突然失踪,而金善友则向尹秀仁说明,让尹秀仁接受他的心意,否则他再没有信心走下去。尹秀仁被金善友的话感动了,再也没办法推开金善友,金善友于是有了加倍的信心,能够等到说服赵锦礼的那一天。赵锦礼看到金善友回家,马上就责备金善友,得知他出去散心了,便想问金善友,是否想清

楚要放弃尹秀仁,可没想到金善友却告诉她,他不会放弃尹秀仁,也不会跟赵锦礼断绝关系,会一直等到赵锦礼同意。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0集剧情

张基勇无意间在街上看到了李英善,忍不住停下车将她叫住,而李英善也非常惊讶居然能见到她以为已死的故人。得知李英善误以为金家一家已死,张基勇不知道如何告诉李英善实情,只能什么也不说留下李英善的联系方式就离开。张基勇回到首尔后,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情绪,想把李英善的事情告诉金善友,可想起赵锦礼的嘱咐,他最终还是忍住没说出口。见到赵锦礼之时,张基勇忍不住问赵锦礼老乡会的事情,想知道当年给赵锦礼说李英善跟别人跑的具氏,是否跟他们撒了谎。尹秀仁戴上了金善友送的项链,跟金善友一起去吃饭,让金善友心中甚感复杂。金善友跟尹秀仁说起了自己的复杂心情,尹秀仁于是追问金善友昨天失踪所去的地方,金善友这才提起去拜祭父亲的事情。尹秀仁很奇怪,从未在赵锦礼家里听他提起过他们的父母,金善友便把自己父母过世的事情告诉尹秀仁。张基勇等着金善友回来,特意约他出去喝一杯,想了解金善友对自己母亲的想法。

金善友只记得父亲说过,妈妈是一个很会照顾别人的人,而这也跟张基勇了解的李英善很像,所以他开始质疑当年具氏的说法,可能不能相信。张基勇特意请假去了仁川,想了解李英善的情况,听到李英善已经再嫁有了女儿和老公,他就没办法再说起当年的事情。南社长抓到了真正的间谍者之一,崔政禹于是对他威逼利诱,让他去警察局报案,谎称是受徐议员指使,故意嫁祸洪万杓是间谍以打击郑载万。金善友和赵锦礼一起出去吃饭,很肯定地告诉赵锦礼,他会按照赵锦礼的意思,做好千吉面粉厂的事情,成为最好的经营者,只求赵锦礼同意他和尹秀仁在一起。赵锦礼听到金善友的话,才知道尹秀仁接受了金善友,让她非常的吃惊,所以只能让姜太秀把尹秀仁找来问清楚。姜太秀把尹秀仁送回家后,便联系了张基勇,让他通知金善友。赵锦礼非常生气地责骂尹秀仁,为什么她那么相信尹秀仁,尹秀仁却背叛了她的信任。尹秀仁哭着告诉赵锦礼,她不想伤赵锦礼的心,可接受金善友的事情,她也无可奈何。赵锦礼想逼尹秀仁,重新跟金善友说清楚,拒绝金善友,而尹秀仁却抱歉地告诉赵锦礼,她爱金善友,没办法按照赵锦礼所说的做,赵锦礼气得直接给尹秀仁一巴掌。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1集剧情

金善友赶回家,看到赵锦礼打了尹秀仁,还如此严厉地呵斥尹秀仁,让他实在没办法接受。金善友责骂了赵锦礼之后,生气地要带着尹秀仁离开,张基勇只能在客厅拦着金善友,劝他不要那么冲动,可金善友还是很坚持。赵锦礼看到金善友如此坚持要离开,便威胁金善友,一旦他走出了这个家门,就永远也不要再回来。金善友听了赵锦礼的威胁,依旧非常愤怒,二话不说就带着尹秀仁离开,尹秀仁只能在路上苦劝金善友,这才让金善友冷静了下来。张基勇在金善友离开之后,安抚情绪激动的赵锦礼,想让她不要为了金善友的事情太过于担心,同时想为金善友和尹秀仁说话,让赵锦礼不要那么坚持。赵锦礼非常坚持,不能接受尹秀仁当孙媳妇,张基勇也没办法支持赵锦礼,他只能将自己的心里话说出来,希望赵锦礼不要再因为她的坚持,让金日周的悲剧再重演。赵锦礼因为张基勇的话想了一夜,等金善友回来之时,想要好好跟金善友谈一谈,可没想到金善友却不愿意跟她说话。

赵锦礼让姜太秀备车,再一次登门找尹秀仁,尹秀仁非常抱歉地告诉赵锦礼,她知道自己有多对不起赵锦礼,可她实在没办法放弃赵锦礼,只能求赵锦礼原谅她的错。赵锦礼在知道尹秀仁对金善友的心意之后,准备妥协答应让尹秀仁和金善友在一起,可没想到还没开口说出自己的意思,金善友就以为赵锦礼又要来骂尹秀仁,而愤怒地冲进来责备赵锦礼。赵锦礼等金善友说出他想说的话之后,再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他们,金善友听了之后大吃一惊,但他还是马上激动地感谢赵锦礼的成全。金善友一得到允许,就去仁川将这个消息告诉李英善,想告诉她接下来会安排问候尹秀仁家人的事情。李英善一听金善友要拜会家人,便把家里人还不知道尹秀仁的事情告诉金善友,让金善友暂时保密,等尹秀仁自己跟家里告知此事。见完金善友之后,李英善就去见了尹秀仁,祝贺她的同时,让尹秀仁做好心里准备,将自己的事情告知尹东哲。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2集剧情

李英善去见姜太秀之时,正好与张基勇遇上了,而随后金善友又出来了,让张基勇不得不马上将李英善带走,不想她与金善友撞见。李英善因为千吉面粉厂和泰山面条厂有合作,怕赵锦礼认识崔政禹会对尹秀仁的事情有影响,所以才去见姜太秀问一下,而张基勇则害怕李英善与千吉面粉厂的人认识,害怕她有一天与赵锦礼撞见。尹正仁给家里打电话,想要找李英善,正好尹东哲也听到了那个电话,认为李英善说去首尔找尹正仁的事情,是说谎骗他的,所以心里很不放心。李英善回来后,尹东哲马上就质问李英善,究竟去首尔做什么了,是否去跟张基勇见面了。李英善听到尹东哲提到张基勇,一下子紧张了起来,马上否认她去找了张基勇,然后谎称自己真的是去见尹正仁,只是去晚了一步,尹东哲这才放心下来。尹秀仁看到金善友对志勋那么好,心里特别过意不去,想把志勋的身世和她的过往告诉金善友,可话到嘴边她又实在说不出口,只好不提了。

想了一夜,尹秀仁还是决定将志勋的身世告诉金善友,让金善友得知她是未婚生子,而志勋的亲生父亲并不知道志勋的存在。知道尹秀仁的遭遇,金善友并没有怪责尹秀仁,反而向尹秀仁保证,以后他都会对尹秀仁和志勋好,把志勋当成自己的孩子。赵锦礼左思右想,觉得还是应该找出尹秀仁的家人,所以拜托张基勇去打听尹秀仁的家人,毕竟两家要结成亲家,结婚前家人还是要见面的。尹秀仁约尹正仁出来见面,并将她与金善友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尹正仁,而此时郑世英正好去尹正仁工作的店铺,得知尹正仁找到了尹秀仁,心里特别的吃惊。郑世英回家见到高大峰,顺便就向他打听尹秀仁的事情,可听到的却是尹秀仁没有和家人联系,让郑世英甚是疑惑。郑世英非常好奇,为何尹正仁找到了尹秀仁却不跟家里联系,而尹秀仁一直藏着不肯出现的理由究竟是什么?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3集剧情

张基勇去汤饭店吃饭,打听尹秀仁的家人,没想到汤饭店是李英善开的,让他不得不以为尹秀仁是李英善所生的女儿。张基勇为了确定尹秀仁是否是李英善的女儿,特意询问李英善有关她女儿的情况,结果证实李英善所说的女儿就是尹秀仁。郑世英一早就去找尹正仁,想确定尹正仁是否真的与尹秀仁联系上了,尹正仁因为郑世英突然问起尹秀仁,让她差点答不上话来。尹正仁按照尹秀仁的意思,不公开尹秀仁的所在和联系方式,所以她只能谎称自己并不知道尹秀仁的联系方式,等下次尹秀仁找来再告诉郑世英。崔政禹为了帮郑载万收集竞选议员的资金,特意买通了千吉基金会孤儿院的院长,让院长将孤儿院的人数翻倍报上去,然后将孤儿院的收入30%转到他们的名下。洪淑熙在衣服店里看中了一件衣服,正好是吴老板事先预订的,而她又非常坚持要买那件衣服,结果跟吴老板大吵了一架。张基勇误以为金善友和尹秀仁是兄妹,便想在铸成大错之前,劝金善友分手。

张基勇向赵锦礼汇报尹秀仁的家人时,谎称尹秀仁已经搬走了,然后将金善友约出来,求他无论如何一定要跟尹秀仁分手。金善友不明白张基勇为何突然让他分手,以为是赵锦礼又说了什么,只能回家去问清楚赵锦礼,结果赵锦礼也并不知情。赵锦礼奇怪张基勇说的话,以为张基勇肯定是查到了什么,才会劝金善友分手,所以把张基勇叫来逼问。张基勇不敢说出李英善的事情,只能将尹东哲杀人坐牢的事情告诉赵锦礼,结果赵锦礼一听就吓了一大跳。因为尹东哲的问题,赵锦礼只能私下将尹秀仁找出来,说明她是不会同意尹秀仁和金善友在一起,让尹秀仁为了金善友好,放过金善友,不要耽误了他的前程。尹秀仁见完赵锦礼之后,给金善友打了电话,说她有重要的事情要跟金善友谈,而张基勇和赵锦礼的话语都奇奇怪怪的,让金善友心中隐隐不安,认为肯定有什么大事发生,才会让大家都这么奇怪。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4集剧情

尹秀仁带着志勋去找尹正仁,却不巧让郑世英给撞上了,郑世英偶见尹秀仁,又看到她有孩子,让她免不了缠着尹秀仁不停地发问。尹秀仁不想让郑世英将孩子联想到崔政禹,生气地让郑世英不要好奇她的事情,什么也不肯告诉郑世英。郑世英在尹秀仁准备离开之时,还是忍不住追出去问个清楚,想知道尹秀仁的孩子是不是崔政禹的。尹秀仁非常紧张,言词激动地表示,志勋与崔政禹一点关系也没有,让郑世英不要往那方面想,也不要再对她的事情好奇,因为孩子和崔政禹一点关系也没有。金善友预感到尹秀仁要见他,肯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所以他不得不先向张基勇问个清楚。张基勇被金善友逼问,只好将尹东哲是前科者的事情告诉金善友,金善友听到后虽然很惊讶,但并不想因为这个原因放弃尹秀仁,他只能求张基勇像以前一样支持他,可张基勇却怎么也不肯答应金善友。金善友见尹秀仁之时,不等尹秀仁开口,他就先表明自己的态度,说明无论如何也不会和尹秀仁分手,让尹秀仁不要因为尹东哲的事情,这么快放弃他们的感情。

金善友决定由他自己去解决所有的问题,回家后就马上跟赵锦礼表明他的态度,可没想到还没等他开口,赵锦礼就因为尹秀仁影禹到公司的声誉,而对金善友大肆指责,让金善友根本说不上话。郑世英不得到答案始终不罢休,不仅问了崔政禹是否对她有所隐瞒,还特意去找尹正仁问孩子的事情。尹正仁对于郑世英如此纠缠尹秀仁的事情实在生气,她只能赶走郑世英,让郑世英以后都不要来找她,而她也不会告诉郑世英任何事。郑世英找不到尹秀仁,便想去找李英善打听,可没想到李英善却去了首尔,让她扑了个空。

金善友向姜太秀打听尹东哲的事情,姜太秀不能告知金善友真相,只能向金善友保证,尹东哲是被诬陷的,他会等待时机揭发一切,但请金善友不要因为此事与尹秀仁分手。郑世英没有答案绝不罢休,于是把还在工作的崔政禹给叫了出来,逼问尹秀仁没在家住的那晚,崔政禹是否跟尹秀仁一起过夜。崔政禹对于郑世英的无理取闹很生气,坚称自己与尹秀仁那晚没在一起的同时,让郑世英以后都不要因为尹秀仁的事情,把他约出来。李英善千吉面粉厂,正巧听到那里的员工在谈论金善友要娶自家保姆的事情,对金善友说尽了难听的话。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5集剧情

李英善因为尹秀仁的事情,特意去找金善友,想让金善友不要放弃尹秀仁,没想到却在金善友办公室意外见到了张基勇,让她大吃一惊。张基勇没有想到李英善竟与金善友早已相识,让他不免有些担心,可又不敢表现出自己的紧张,只能在金善友的办公室外等着。金善友向李英善保证,他不会放弃尹秀仁,李英善这才放心了下来,可她还是为自己向金善友提出了那样的要求而抱歉。张基勇等李英善离开之时,便把李英善约出去坐一坐,然后质问李英善跟金善友的谈话内容。听到李英善想要金善友和尹秀仁在一起,张基勇只好厚着脸皮拜托李英善,让她为了金善友以及他的公司着想,劝说尹秀仁放弃金善友。金善友因为李英善和张基勇是老乡,又因为李英善称张基勇为管家,让他不免好奇昔日张基勇与李英善的关系,认为他们的缘分很是奇妙。张基勇不敢说出与李英善的牵连,也不能让金善友知道李英善与他们的关系,只能在金善友面前谎称赵锦礼并不认识李英善,免得金善友去向赵锦礼提起。

郑世英为尹秀仁的事情,纠结许久还是放不下,于是又去找了李英善一次,想知道尹秀仁的孩子究竟是谁的。李英善面对郑世英的突然发问,显得很不安,可还是支支吾吾,让郑世英不免怀疑尹秀仁的孩子与崔政禹的关系。金善友来接尹秀仁,没问过尹秀仁便让志勋叫他爸爸,还称尹正仁为小姨子,尹正仁只好非常热情地回答金善友。郑世英走到服装店门口,正好看到金善友抱着志勋,也听到志勋叫金善友爸爸。尹秀仁看到郑世英出现,只能让金善友他们先离开,自己跟郑世英谈一谈,并将错就错让郑世英误以为志勋是金善友的儿子,免得郑世英又对她纠缠不清。赵锦礼因为姜太秀说尹东哲被诬陷的事情,想亲自去确认一下,所以直接让姜太秀送她去了仁川,没想到正好在汤饭店遇见了李英善。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6集剧情

赵锦礼突然到汤饭店,把李英善吓了一大跳,同时也把赵锦礼也吓到了。赵锦礼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李英善就追着问赵锦礼,想知道金日周和她的孩子的情况,结果赵锦礼却说他们都已经没了,还指责李英善有何脸面提起金日周和孩子。赵锦礼责备李英善,直指她偷走了他们的钱,跟别的男人跑了。李英善被这突如其来的罪名给吓到了,正想解释自己被人偷走了钱包,好不容易才活了下来,可赵锦礼根本不听她的解释,就慌忙离开了汤饭店。赵锦礼一回来就质问张基勇,为何瞒着她李英善的事情,张基勇只好解释自己在想办法分开金善友和尹秀仁的事情。因为劝说金善友与尹秀仁分开不容易,张基勇建议赵锦礼,向金善友坦白李英善的身份,这样金善友就会对尹秀仁死心,可赵锦礼却不肯同意这样做。崔政禹跟孤儿院院长拿钱之时,被一个一直调查孤儿院的记者给拍了照,记者于是利用照片来威胁崔政禹,要求崔政禹给他一千万买照片,否则就将事情捅出去,让郑载万公荐的事情泡汤。郑载万知道崔政禹被人抓了把柄,生气地把崔政禹给训了一顿,然后让崔政禹准备钱去堵记者的嘴。

尹秀仁不接金善友的电话,金善友只好去找尹秀仁,然后带着尹秀仁去金日周的坟前。金善友带尹秀仁见自己爸爸的同时,想让尹秀仁明白,他也会跟自己的爸爸一样,不受任何艰难险阻跟尹秀仁在一起,让尹秀仁不要想着放弃他。李英善认为赵锦礼对她有所误会,不肯跟她说出实情,她只能去找张基勇,向他问清事实。李英善因为赵锦礼误会她跟别的男人跑了,赵锦礼本身又不喜欢她,所以她只能跟张基勇解释当年的事情。李英善说明,当年轰炸之后她遇上了马尚谷,马尚谷因为看到李英善包袱里掉出来的钱而起了歹心,骗说自己知道金日周他们的下落,把李英善给带走了。马尚谷带走李英善之后,等大家休息睡着之际,悄无声息地将李英善的钱全部偷走,而她跟马尚谷离开的那一幕又正好被另一个老乡给撞见了,所以给赵锦礼传递了假消息,让赵锦礼误会了李英善,以为她是带钱跟男人跑掉的女人。李英善说出一切之后,要求张基勇帮她的忙,让张基勇帮她约见赵锦礼,解释清楚误会。张基勇跟赵锦礼说了李英善的要求,可赵锦礼并不相信李英善的说词,还责骂了张基勇。张基勇想为李英善解释,却不小心让金善友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觉得张基勇与赵锦礼之间一定隐瞒了什么他不知道的秘密。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7集剧情

李英善到了千吉面粉厂门口,正好看到了外出的赵锦礼,还听到了随后而来叫赵锦礼奶奶的金善友,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那就是她的儿子。张基勇看到了李英善,只能跟李英善坦白解释自己隐瞒金善友身份的事情。张基勇理解李英善的吃惊,可他还是苦心劝说李英善,让她不要让金善友知道真相,因为金善友很爱尹秀仁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李英善被突如其来的真相吓到了,她还惊魂未定,没办法去细想所有的事情,她也只能先按照张基勇的意思,暂不将此事公开。尹东哲知道李英善去见婆婆,等李英善一回家,就想对李英善质问清楚,可没想到李英善却突然痛哭了起来,让尹东哲不知所措。李英善想了一夜,最终还是联系了赵锦礼,约她出来见上一面。李英善向赵锦礼求教她该如何做时,赵锦礼只能让李英善不要出现在金善友面前为好,李英善因为金善友8岁就没有了父亲,内心感激赵锦礼对儿子的养育之恩的同时,也心疼金善友从小没有父母的关爱。

金善友左思右想,认为唯一能解开误会的办法,就是让李英善去见赵锦礼,所以亲自给李英善打了一个电话。李英善刚知道了儿子的身份,听到金善友要求见面的事情,让她的眼泪马上就掉了下来,可她又不能让金善友察觉到什么,只能急忙挂断电话。金善友因为所有人都不支持他跟尹秀仁在一起,郁闷地找姜太秀陪他喝一杯,将自己的心事向姜太秀吐露。姜太秀没有什么好说的,他只能鼓励金善友,无论如何都不要放弃尹秀仁,守在尹秀仁的身边。金善友喝醉之后,还是去见尹秀仁,为自己爱上尹秀仁,让尹秀仁也承受痛苦和煎熬而说抱歉。张基勇把赵锦礼一家的合照交给李英善,让她留在身边可以经常看,而李英善则跟张基勇打听起金日周去世的原因。得知金日周是为了找自己而出车祸,李英善心里更加的难受,她只能让张基勇把金日周的坟告诉她,让她可以去见一见金日周。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8集剧情

李英善主动约金善友见面,金善友以为她同意见赵锦礼,没想到李英善却跟他提出,让他跟尹秀仁分手。金善友不能理解李英善反对的理由,认为是赵锦礼说了什么,才会让李英善改变主意,他只能回去质问赵锦礼。赵锦礼不否认是她让李英善反对金善友与尹秀仁在一起,但她要金善友明白,所有人都反对,他还是放弃为好。郑载万明确向洪万杓表示,他不同意 洪万杓和吴雪熙结婚,如果洪万杓一定要那样做的话,就让洪万杓离开他家。洪万杓对吴雪熙的心非常坚定,既然郑载万不能接受他,他只好选择吴雪熙,主动收拾包袱离开郑载万家里。洪淑熙非常生气洪万杓的决定,一直求着洪万杓不要任性离家,可洪万杓根本不听。金善友把姜太秀找来问话,想知道他是否带赵锦礼去过尹秀仁家的汤饭店,姜太秀只好把那天的实际情形告诉金善友。金善友得姜太秀确认之后,才明白赵锦礼的确见过李英善,可他实在不明白究竟赵锦礼跟李英善说了什么,能让李英善也改变主意了。金善友回家质问赵锦礼,赵锦礼却不肯告诉他原因,让他气得大声顶撞赵锦礼,表示为了尹秀仁他什么都可以放弃。

金善友不想让尹秀仁再受伤,唯有跟赵锦礼起冲突,为此他只能在心里跟父亲说抱歉。金善友第二天就去跟李英善道歉,为赵锦礼所说的道歉,并表明他已经在赵锦礼和尹秀仁之中做了选择,让李英善支持他和尹秀仁在一起。李英善非常强烈地反对金善友为尹秀仁抛弃一切,她只能明确自己的态度,说明金善友和尹秀仁是绝对不能在一起的关系,让金善友还是早点放弃为好,不要再让尹秀仁辛苦。姜太秀去看尹秀仁,把金善友的痛苦告诉尹秀仁,想知道尹秀仁心里的想法。尹秀仁看到金善友难过痛苦的样子,心里比金善友还难过还痛苦,她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姜太秀劝说尹秀仁,说明让金善友最辛苦的人就是尹秀仁,只要尹秀仁敞开心扉接受金善友,才是对金善友好。尹秀仁听了姜太秀的话,决定跟随自己的心,接受金善友的心意,正好李英善来找她,她便把这个决定告诉李英善。李英善因为尹秀仁决定接受金善友,只能把真相告诉尹秀仁,让尹秀仁知道金善友就是她以为已死的儿子。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89集剧情

李英善把金善友是她儿子的事情,如实告诉尹秀仁,求尹秀仁跟金善友分手,因为她不能看着金善友受如此打击,可她又劝不了金善友分手,只能求尹秀仁。尹秀仁心里深爱金善友,对这个突如其来的真相,她很受打击,但她也明白李英善担忧,心里也同样备受煎熬。尹秀仁约见金善友,还没有跟金善友说出分手之事,就听说金善友要为了她放弃千吉和奶奶,让她差点说不出分手的话来。尹秀仁吃惊之后,还是故作镇定的样子,大声呵斥金善友,说明自己对金善友是有企图和野心的,只是想给志勋一个好的未来,但现在金善友放弃了千吉,她也就没有跟金善友在一起的必要。尹秀仁拿出金善友送的项链还给他,说明金善友再继续纠缠她,只会让她和志勋更加的辛苦,所以求金善友放弃她。说完该说的话,尹秀仁头也不回地走了,生怕让金善友看到她掉落的眼泪,她只有回家后在心里深深地跟金善友说抱歉,而金善友则陷入了深深的不解之中,他不明白自己是否真的让尹秀仁那么辛苦了。尹秀仁打电话约见赵锦礼,把她知道金善友的事情,以及自己已经跟金善友说分手的事情都告诉赵锦礼。

尹秀仁怕金善友因为分手的事情伤心,只能联系赵锦礼,想让她多关心金善友。赵锦礼知道尹秀仁如此识大体,为了金善友而主动提出分手,她除了感谢就只有说抱歉了。私家侦探突然打来电话,说找到了尹秀仁的下落,尹东哲知道后马上就去了首尔找尹秀仁。见到尹秀仁,尹东哲马上就将她骂一顿,怪她如此狠心离开家,却不跟家里的任何人联系。刚骂完尹秀仁,志勋就跑了进来,尹东哲这才知道尹秀仁有了儿子,让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李英善得知找到尹秀仁的事情,正想去首尔阻止尹东哲之时,尹东哲已经从首尔回来了。

尹东哲因为李英善知道内情,却没有告诉他,所以一回家就把李英善叫进去质问。尹东哲因为尹秀仁有了孩子,让他觉得抬不起头来,所以不打算将找到尹秀仁的事情告诉家人,李英善只好跟尹达子谎称,私人侦探给的地址是错的。金善友想了很久,认为尹秀仁一定隐瞒了什么,他只能去找李英善问清楚。金善友刚开口问李英善,尹东哲就突然出现了,金善友于是将他想娶尹秀仁的事情告诉尹东哲。尹东哲听到金善友要娶尹秀仁,心中非常的吃惊,他只有向金善友问个清楚,想知道金善友是否知道尹秀仁还有个孩子的情况。和金善友交谈之后,尹东哲才大致知道了实情,对金善友这个女婿他非常的满意,正等着回家向李英善兴师问罪。

那女人的大海/那个女人的大海剧情介绍第90集剧情

李英善在家门口等尹东哲回来,没想到尹东哲却喝得大醉被金善友给扶回来,还一直叫金善友女婿,让李英善不知道如何是好。在金善友临走前,李英善叮嘱金善友,以后都不要这样突然来找她,因为她不会让金善友和尹秀仁结婚的。金善友正想向李英善问清理由,高大峰突然回来了,李英善只好找理由打断金善友的话,让他早点离开。赵锦礼质问金善友一晚上去了哪里时,金善友直言他去见尹秀仁的父亲,而且得到了李英善的同意。赵锦礼一听李英善让金善友见尹东哲就激动了起来,质疑李英善的目的,让她忍不住跟金善友大声了起来,怪金善友在尹秀仁提出分手之后,还缠着尹秀仁不放。金善友不知道原因,不管尹秀仁提分手的事情,表明自己无论如何会让尹秀仁回心转意,让赵锦礼拿他无可奈何。尹东哲因为找到一个称心的女婿,兴奋得马上就要把尹秀仁的事情,告诉给尹达子夫妻知道,李英善想拦也拦不住。

尹东哲把事情说出来之后,尹达子和高大峰都非常惊讶,高大峰突然想到了尹秀人被冤枉的事情,尹东哲这才担心此事会让尹秀仁的婚事告吹,所以不让家里人把尹秀仁的事情告诉任何人。赵锦礼一心认为尹东哲就是李英善带钱跟他一起逃跑的人,知道李英善让尹东哲和金善友见面就非常的愤怒,认为李英善一定有别的目的。张基勇听了赵锦礼的话,想帮李英善解释清楚,说明偷钱的人是马尚谷,可赵锦礼就是不相信李英善所说的话,不相信这个事实,张基勇只好去找李英善商量,想知道她知不知道有人可以证明她所说的话。李英善想起金主事家的阿姨,她是那个看到李英善钱被偷的证人,所以李英善马上就回家找她的联系方式,可怎么也找不着了。

金善友将姜太秀找来,把自己去仁川以及尹秀仁提出分手的事情告诉姜太秀,这让姜太秀感到非常的奇怪,因为尹秀仁刚和他说过,要接受金善友的心意,现在却突然提分手了,所以他忍不住把尹秀仁的话如实告诉金善友。尹秀仁去跟尹东哲吃饭,这才知道金善友在那里,生气得马上转身就走。金善友去追尹秀仁,尹秀仁生气地责怪金善友,为何她提了分手金善友还要纠缠不放,让她如何辛苦。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