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欧美 >

完美叛侣第8-9集剧情介绍

发布时间:2018-01-25| 来源:未知 |

完美叛侣第8集剧情介绍

宝琳了解Elis感情出岔子,劝Elis作决定时不要令自己遗憾。

宝琳想起当年返印度尼西亚后,得知道柏言到地盘做散工,于是申请到香港分公司当半年见习生,更求曼娇让她前去;宝琳到了香港分公司,结识同是来自泗水的仁芳。

狄文告知有客人指定要柏言接官司,柏言拒接。离开印协后宝琳偕柏言到附近餐厅吃晚饭,柏言嫌餐具不洁,宝琳指他已忘记当年怎样过生活。

柏言和宝琳讨论他们的问题,宝琳反问柏言多次食言的原因,主要是她永远排在他的工作之后。宝琳指自己为了家庭一直等,然而柏言却已忘记当初的承诺。

完美叛侣第9集剧情介绍

柏言发现是兆康请他打官司,想起他从前怎样对待自己和柏泓,拒绝接兆康案件。柏言收到宝琳传来的短讯表示要离婚,柏言答允。

宝琳向柏泓交代与柏言离婚,柏泓不明家中为何突然骤变;宝琳带着行李到印协,仁芳帮她找地方安定下来。

世霆收到消息有律师楼挖角,柏言漠不关心;柏言因不能集中,决定放三个月大假,婉萍担心柏言借机跳槽。

宝琳找到新居后到花店买花时遇见永恒;永恒带宝琳吃晚饭遇见晓欣一人独坐,原来永恒是晓欣的姐夫,常担心她误交有妇之夫。

兆康硬闯柏言办公室,终令柏言改变初衷答应相助。

完美叛侣第9集剧情介绍

柏言发现是兆康请他打官司,想起他从前怎样对待自己和柏泓,拒绝接兆康案件。柏言收到宝琳传来的短讯表示要离婚,柏言答允。

宝琳向柏泓交代与柏言离婚,柏泓不明家中为何突然骤变;宝琳带着行李到印协,仁芳帮她找地方安定下来。

世霆收到消息有律师楼挖角,柏言漠不关心;柏言因不能集中,决定放三个月大假,婉萍担心柏言借机跳槽。

宝琳找到新居后到花店买花时遇见永恒;永恒带宝琳吃晚饭遇见晓欣一人独坐,原来永恒是晓欣的姐夫,常担心她误交有妇之夫。

兆康硬闯柏言办公室,终令柏言改变初衷答应相助。

完美叛侣第10集剧情介绍

柏泓约了Edith和Mike等人看流星雨;之后柏泓找Edith纹身盼留作纪念。兆康案件开庭审讯,晓欣为原告人,兆康的债仔何德广作证供,柏言力证晓欣供词不可信。

宝琳责仁芳为何不让她知道新居业主是永恒,担心被人误会;宝琳找百叶帘时遇见柏泓,他透露柏言替兆康打官司,宝琳也觉得事有可疑。

控方提出证据指兆康说谎,兆康向柏言抱怨,柏言认为要重新找证人证明他才会无罪,兆康无奈说出真相

柏泓欲将柏言给他的百叶帘送给宝琳,却见永恒已安装了百叶帘。法官判兆康无罪,但兆康召妓的事却令他声名扫地……

完美叛侣第19集剧情介绍

永恒到串烧店附近搜证时恤衫被弄污,晓欣着他换下她早已买下的恤衫;永恒同时发现晓欣把水疗优惠券折成心型模样保存。

永恒探访宝琳时陪她看殭尸笑片,更与宝琳对话时得到启发。Leon等人打算开音乐会帮Edith筹钱打官司,警察突然上门指控Edith提供假口供,而柏泓则被怀疑非礼珊珊,二人愕然。

柏言为柏泓的案件烦恼,汉华愿为他找黄铭听取意见。狄文找到珊珊的资料,发现她竟是莫杰的情妇。

柏言心知黄铭是不容许他得罪莫杰,但他坚决为柏泓打官司。宝琳求婉萍协助隐瞒黄铭,婉萍找柏言直接问她会得到甚么好处……

完美叛侣第2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宝琳带柏言到广场看哑剧表演,乘机告诉他柏泓不想做律师,柏言看罢表演才得知柏泓是其中一个表演者。

晓欣带Edith和柏泓找大律师寻找意见时,世闻找Edith还钱,永恒见世闻欺负晓欣与他纠缠,结果所有人带返警署。晓欣陪宝琳陪Edith找世闻追究在她的纹身店偷窃之事,世闻竟将她们锁在店内,她们之后更嗅到阵阵煤气味道。

柏言通知永恒世闻罪状,永恒想起晓欣陪Edith找世闻,两人赶到串烧店见发生漏煤气,二人不顾危险冲入现场。

狄文通知柏言指黄铭召集所有合伙人开会,宝琳感觉有事发生,柏言着她在家等他回来……

完美叛侣第3集剧情介绍

永恒陪宝琳返印度尼西亚

柏言一早回到公司,却受到多方阻滞:车位漏水、拍卡器失灵、计算机密码失效。柏言发现婉萍、黄铭和三位高级合伙人开会,婉萍建议弃车保帅,黄铭赞成。

会议室突然漆黑一片,婉萍去检查电箱,回来时婉萍改变初衷,认为先为黄领赢了官司,然后解雇柏言。原来柏言发现婉萍对他开声讨大会,主动将手上两个大客转给婉萍,但他有信心自己会平安无事。婉萍得寸进尺,要柏言处理一些简单的赔偿个案。

柏言被投闲置散

仁芳安慰宝琳,宝琳表示打算将母亲骨灰运返泗水,与父亲合葬。此时,见福带永恒回家,仁芳向见福提议陪宝琳返印度尼西亚,见福认为柏言会陪宝琳,劝仁芳勿多事,但仁芳已决定陪宝琳返印度尼西亚。

永恒关心宝琳,二人聊起小时候曼娇替他剪了一个「冬菇头」发型,此后宝琳替永恒取了「冬菇」诨名。柏言找不到电话,用了宝琳的电话,见她有一个短讯由冬菇发送,好奇一望以为是仁芳,宝琳没解释。

柏泓到律师楼找柏言,见到各人忙碌,唯独柏言在影印数据,柏泓觉得奇怪。到午饭时间,婉萍见到柏言,故意坐在他附近的桌子,借故指骂狄文处理方法错误,有意让柏言听到,柏言却表现得若无其事。

仁芳欲陪宝琳返印度尼西亚

柏泓好奇追问柏言,柏言语重心长教导柏泓不但要努力,且要爬至最高位置,到时便再没有人敢开罪他。柏言直言自己捱过不少风浪,遇上低潮仍然可以屹立不倒。他从衣袋取出一张法律学院孙教授给他的DVD,希望能帮柏泓了解法律。

仁芳扭伤脚仍坚持陪宝琳返印度尼西亚。见福拉永恒到餐厅见仁芳,告知已向老人院请假陪她和子女去印度旅行。二人又为去印度尼西亚或印度而吵架,此时有食客鲠喉,见福帮忙急救,仁芳见到见福救人,流露赞叹眼神。见福看到仁芳走路时一拐一拐,才知她受伤。

柏言告诉诉讼人教师邓静如她的右手受伤,可向学校申索赔偿,静如要柏言为她争取最大的得益。

柏言失信 永恒陪伴

柏言要狄文帮忙计算静如工伤赔偿金额,他指婉萍要他接手多宗个案无暇兼顾。

宝琳劝仁芳待医治好脚伤,才由见福陪她返印度尼西亚,见福拿跌打酒给仁芳涂抹,仁芳甜在心头。宝琳指见福在印度尼西亚做医生,香港各界不承认他的学历,才迫于在老人院做护理员,他内心不好受,才不愿回印度尼西亚,仁芳希望见福能放开自卑心。

永恒记挂宝琳一个人返印度尼西亚,传短讯查问,宝琳不觉得自己返印度尼西亚有困难。柏言决定陪宝琳回去,宝琳听到后十分高兴。

狄文忘了计算精神评估赔偿,给静如大骂。柏言决定自行跟进个案,致电已在机场久等的宝琳。宝琳早有所料,失望地准备办理登机手续时,却看到永恒站在前方,表示可陪她同往印度尼西亚。

完美叛侣第4集剧情介绍

柏言对宝琳、永恒起疑

静如满意柏言计算的索偿金额,促他尽快寄给学校。

柏言不满柏泓将法律系的DVD作汽水罐垫之用,柏泓鼓起勇气向柏言讲出自己没兴趣读法律,只想读演艺。柏言指艺术路难行,要他脚踏实地。

静如嫌赔偿金少了二十多万,要投诉柏言,离开时柏言向她抛了一樽清水,反应快捷的静如以受伤的手接下后才知上当,最后无奈地离开。婉萍再向柏言说风凉话,指他办事不力,柏言自言接待客户并不是他的强项,他惟有多接个案以达律师楼营业目标。

宝琳柏言感情转淡

宝琳与永恒返回香港,但她没有立即回家,在街上流连了一会。柏言见到宝琳回家,两夫妻却言语冷淡,柏言自知不对向宝琳道歉,并故作神秘表示要带她去一个地方。

翌日,柏言带宝琳到大屿山参观莫杰送的房子,他将单位转赠宝琳。宝琳没有惊喜,她感到自己对柏言的感情已转淡。宝琳到协会找仁芳,听到同乡谈论永恒陪她返印度尼西亚令她感到不安。

黄铭交出名媛张秀芝的离婚个案,可是汉华和周燕媛都无暇应付,柏言遂主动接手,婉萍冷不防柏言会抢走她的客户。秀芝与前夫刘威廉为财产分配和抚养权争吵不休,柏言遂向法庭申请资产复核。

柏言怀疑宝琳永恒

柏言要秀芝提供威廉的资产证据,秀芝答允。狄文为客人的儿子马家希在学校打伤同学陈玉麟而烦恼,家希父亲愿赔医药费,但玉麟父亲陈双鹰要追究到底。汉华提议狄文找柏言帮忙,柏言提出以「鬼上身」作为理据处理个案。

永恒请宝琳带他买水晶,水晶虽然买不成,二人却过了一段愉快时光。

狄文向婉萍的见习律师邝倩仪吐苦水,指学生伤人案的律师永恒去了印度尼西亚,令他赶急约双方会面。柏言得知永恒曾到印度尼西亚大感意外,再看到 永恒的USB记忆储存器上有印度尼西亚酒店标志,竟与宝琳一支笔同属一间酒店,令他起疑。其后他看到仁芳传来短讯的图像,知她并非「冬菇」。

永恒找到水晶屋,带宝琳去买水晶,宝琳看到紫水晶石想起曼娇。永恒请她吃他亲手做的斑兰千层糕。

宝琳答允永恒之约

宝琳觉得千层糕有母亲所烹调的味道,永恒指千层糕是曼娇教他所做,斑兰叶也是她在他的离岛房子种的,永恒邀宝琳到度假屋参观斑兰叶。柏言听到宝琳约人会晤,对她起疑。

永恒为双鹰打赢官司,柏言指出燕媛捉错用神。柏言故意告知宝琳,星期五有个重要的案件要跟进,着其不用等他回来。宝琳很想煮饭给他吃,柏言以工作为重拒绝,宝琳失望,遂决定相约永恒去离岛。

完美叛侣第5集剧情介绍

宝琳认清自己心意

柏言一早出门躲到街角监视宝琳外出,这时秀芝和女儿安娜撞车入院,柏言被逼放弃监视赶到医院。原来秀芝与威廉吵架后饮酒再接安娜放学,她因不想安娜见到威廉而强拉她上车,以致令安娜十分惊恐并导致撞车意外。秀芝坦言安娜曾遭绑架,强烈反对安娜出庭作证。

双鹰兄长双鹏找柏言保释双鹰,柏言知道永恒保释双鹰之妻李彩凤,立即同往警署,同时吩咐狄文查探宝琳是否往学校找柏泓。

宝琳看到柏泓打鼓的兴奋神态,柏泓送她一张全家福相片。宝琳约柏言吃午饭,柏言拒绝,宝琳失望去找仁芳,柏言即吩咐狄文去协会监视宝琳。

彩凤得知情况实时认罪

柏言来到警署听到彩凤的姊妹大骂双鹰,永恒和晓欣劝止。永恒和柏言分别向彩凤与双鹰了解案情,当彩凤知道双鹰过去有不良记录,若今次入罪会判十四年,立即认自己收藏贼赃酒;相反双鹰不认收藏贼赃酒,倒认为彩凤初犯,最多判两三年监禁。

柏言到威廉的酒吧,听闻一名供酒商向酒保表明再收不到钱,以后不再供应廉价酒给威廉。世霆找到安娜被人绑架的数据,原来威廉为了女儿安全而未有报警,当时付了五百万赎金。

彩凤二十年前做妓女养家,结识双鹰后从良,双鹰经常犯事,一次因岳父的殓葬费与殡仪馆经纪打架。

双鹰认罪保护彩凤

柏言到医院找殡仪馆经纪时,遇上永恒,经纪道出双鹰趁彩凤小产入院,将殓葬费扣减。

柏言不满狄文跟踪宝琳办事不力,狄文辩称他的职责是帮客人解决问题,他不会让双鹰认罪。狄文找到数据显示贼匪劫酒时打伤保安,他仍在医院昏迷,若保安身亡,双鹰夫妇可能被控谋杀。

柏言知道案情严重,向双鹰道出一切,双鹰恍然大悟。永恒向彩凤提起双鹰减扣岳父殓葬费的事,彩凤激动的谓双鹰只想保护她,因当年小产后其身体虚弱,需要长期治疗,双鹰遂扣起殓葬费留给她治病,她请求永恒让她认罪。柏言代表双鹰向警方认罪,永恒愕然。

柏言解决两宗案件

离开警署时,柏言着狄文处理秀芝的案件,自己却跟踪永恒,同时打电话给宝琳试探她行踪。

宝琳从收音机听到屋苑发生火警,立即返家。火已救熄,宝琳立即冲入屋内看个究竟,庆幸家中一切无恙才放下心来,她想起以前一家四口的开心日子,原来自己还依恋这个家。

柏言曾到酒吧找威廉,指出双鹰接到一批贼赃酒,并质疑他两年前恒指大跌时适逢安娜被绑架,却能付上五百万赎金。柏言最后指出威廉转售贼赃酒谋取暴利,威廉听后决定与秀芝离婚,同时找人自首认罪伤人。

柏言提早回到家,宝琳高兴能与他一起晚饭,却不知柏言已看到永恒传过来的承诺短讯……

完美叛侣第6集剧情介绍

柏言担心柏泓重蹈父亲覆辙

柏言一方面回复律师公会的调查,另方面想起宝琳与永恒相交,致胃痛发作。看过医生后,柏言与宝琳到大屿山商讨新居装修,他借装修的事促宝琳说出心底话,宝琳却不明他所指。

两人乘坐渡轮返回中环时,宝琳撇下柏言到永恒律师楼,柏言跟踪而至,见到永恒、宝琳、柏泓、Edith坐一边,另一边是汉华和纹身师霍炳强。Edith是柏泓的朋友,她是一位纹身师,因另开纹身店而与师傅炳强发生纠纷,宝琳便提议她找永恒调解。

敖君帮人害了自己

柏言找Edith,Edith坦言是柏泓主动帮她筹钱还债。她承认是次做错了事,但无悔做自己喜欢的事,起码不受他人操控。柏言被Edith气至无话可说时,发现柏泓在店内寄卖平板计算机为她筹钱。

柏言责柏泓不自量力,宝琳帮柏泓解释。柏言认为他们帮Edith,只会令她以为有转机,到最后她还是会输掉官司。柏言想起父亲敖君就是因为帮助他人,到最后自己走投无路,走上不归路。

十三年前柏言刚大学毕业,敖君本是地盘二判,因大判走数,他迫于借贵利发薪给工人。为了还债,敖君每天驾十多小时的士,甚至向妹夫叶兆康借钱,却被兆康拒绝。其后贵利标上门追数,柏言和柏泓惊恐害怕。

敖君听从宝琳劝告

敖君接载到香港参加交流团的女乘客宝琳到机场,途中遇上解款车遗下大批钞票散落马路,敖君跟途人一同拾钱,宝琳告知此举属犯法,敖君遭一言惊醒,将拾到的钱还给解款员后,便送宝琳到机场。

不久,警察指闭路电视拍到敖君拾钱过程,将他带返警署调查。柏言找彭律师替敖君申辩,彭律师指警方找不到敖君所讲的解款员,唯一可帮他作证是已返回印度尼西亚的女乘客,但她留下的行李牌只有街名没有门牌。

柏言决定替父亲找证人,亲手写下多封信件,寄往印度尼西亚该街道的每家每户,希望对方收到信能帮父亲作供。

柏言家变初遇宝琳

敖君的家门被人喷红油,铁闸被铁链锁着,他担心两儿子的安全,其后又知柏言尚未找到律师楼实习,忧虑官司会连累柏言前途。

贵利标毒打敖君一顿,限他三天内还清欠债,否则对其子不利。敖君走投无路,再找兆康商议。敖君将十万元放入公文袋内交予柏言,嘱他勿学自己不自量力,为发薪予工人卖楼借钱,还被人控告,嘲笑自己没本事就不要做好人。

柏言回家时见到兆康抱着柏泓上车,兆康指敖君已将柏泓卖了给他。兆康驾车离开时,敖君突然从天台跳下,柏言目击父亲跳楼自杀,呆在当场。宝琳刚到达现场,亦被眼前景象吓至目瞪口呆……

完美叛侣第7集剧情介绍

柏言将柏泓有关Wave的唱片、海报统统扔掉,更不准他再见Edith和band友。宝琳劝柏泓先应付好考试,更以自己因柏言坚持写信,才再来香港之事。

柏言想看看宝琳和永恒讲电话时写下的数据,反找到装有自己寄给宝琳信件的箱子,但亦找到宝琳与永恒年轻时的合照,醋意顿生。

柏言语带相关警告永恒,永恒响应令柏言记起伤痛回忆。当年柏言得悉兆康打算带柏泓回乡定居于是立即追截;柏言不想柏泓在父亲灵堂前过生日,托宝琳代为照顾。

贵利标到灵堂追债和捣乱,宝琳报警;得知柏言经济有困难,宝琳更借钱给他……

完美叛侣第8集剧情介绍

宝琳了解Elis感情出岔子,劝Elis作决定时不要令自己遗憾。

宝琳想起当年返印度尼西亚后,得知道柏言到地盘做散工,于是申请到香港分公司当半年见习生,更求曼娇让她前去;宝琳到了香港分公司,结识同是来自泗水的仁芳。

狄文告知有客人指定要柏言接官司,柏言拒接。离开印协后宝琳偕柏言到附近餐厅吃晚饭,柏言嫌餐具不洁,宝琳指他已忘记当年怎样过生活。

柏言和宝琳讨论他们的问题,宝琳反问柏言多次食言的原因,主要是她永远排在他的工作之后。宝琳指自己为了家庭一直等,然而柏言却已忘记当初的承诺。

完美叛侣第11集剧情介绍

婉萍拉拢柏言

狄文尚未决定是否转投另一间律师楼时,柏言突然收到多宗官司要处理,他知道自己仍有利用价值,狄文醒觉决定留在柏言身边继续学习。

柏言和宝琳到律师楼办理离婚申请。婉萍为黄领集团打赢官司,成了法律界红人,还替电视台法律节目担任嘉宾。婉萍建议公司租用另一层写字楼,扩充 律师楼业务,三位高级合伙人之一李敏基赞成,还提议重组公司架构,由婉萍带领。婉萍将手头工作全部交由倩仪处理,向她暗示黄铭地位不稳。

永恒误会晓欣立仁

当婉萍和敏基联成一线,黄铭心知自己地位不稳,有意邀另一高级合伙人梁树辉与他同坐一条船,树辉未肯承诺,黄铭心中有气,向狄文发泄。狄文无辜 受罪,向汉华吐苦水,才知道律师楼出现人事变化。汉华关心柏言,柏言却自嘲是局外人,战场内的事已没他的份儿,汉华认为他很快会被拉拢加入战圈。

律师楼剩下倩仪和狄文还继续工作,倩仪累极伏案而睡,狄文帮她看文件,对她流露出爱意。

永恒和宝琳吃饭时,看见晓欣和一男子谢立仁一同进入餐厅,永恒大为紧张,以为立仁就是晓欣结交的有妇之夫男朋友。

晓欣接到立仁通知,他和妻子何蕊蕊发生交通意外。晓欣和永恒赶往现场,蕊蕊大骂晓欣唆摆立仁离婚。永恒约立仁到酒楼见面,劝他办好离婚才与晓欣发展,立仁向永恒解释时,田氏宗亲会在贵宾房闹事。

婉萍拉拢柏言合作

晓欣到警署见到立仁和永恒一同录口供,知道永恒插手管自己私生活,对他大表不满。永恒埋怨晓欣实习期满打算另觅新工,令晓欣决定离开永恒的律师楼。

「食得巧」酒楼老板林凯珊被田氏宗亲会控告滥收费用,凯珊请婉萍为酒楼讨回公道,婉萍亦希望能打赢官司,进一步巩固自己在律师楼的地位。婉萍到酒楼了解食物的分量和计算的方法,觉得是田氏兄弟故意生事,满有信心能打赢官司。

婉萍约柏言到新写字楼见面,表明要拉拢他,她有信心能帮他翻身,并将凯珊的案件交由他负责,只要柏言打赢这场官司,她便能取代黄铭,以后可互相扶持。

汉华发现案件关键

柏言见到婉萍和黄铭明争暗斗,加上汉华的分析,明白从前的自己跟他们没有分别,为了赢,不惜斗个你死我活。

汉华看过凯珊发给田氏宗亲会的账单,找到微妙之处,柏言明白,将案件交还婉萍,并嘱她小心,免出现反效果。婉萍准备出庭替凯珊应讯时,黄铭找她一同观看新闻片,发现案件中的关键要点……

婉萍决定放弃诉讼,并打算向田氏宗亲会协议和解,黄铭却将和解任务交予柏言低调处理,其他合伙人亦决定暂缓律师楼扩充及重组架构方案。婉萍失势,却自信可以很快再爬起来,柏言表示佩服。

完美叛侣第12集剧情介绍

柏言苦闷无心工作,汉华知他和宝琳离婚,劝他找柏泓聊天。宝琳和仁芳接到警方通知指Elis涉嫌偷窃,二人在警署遇见郑武。

宝琳带郑武拜祭敖君,宝琳感谢郑武介绍柏言到律师楼见工;宝琳向郑武坦言她与柏言办离婚。

郑武收到客人指控他送交的皮草发霉要求赔偿,宝琳提议郑武找柏言代为处理。郑武未见柏言出现主动上律师楼找他,想不到柏言竟当他是陌生人。

郑武告知柏言找他的原故,柏言婉委推却,郑武失望离去;最终由永恒接手郑武的案件。永恒与晓欣在街上斗嘴时晓欣被抢手袋,永恒拼命追截,晓欣终愿意留下继续为他工作。

完美叛侣第13集剧情介绍

燕媛女儿家宜在学校失踪,求柏言和狄文送她到学校,柏言看到染了金发的青年带着家宜回来欲报警,原来他是学校的金主任。

宝琳心情坏透,拉了仁芳等人大吃大喝,竟听不到柏泓的电话,柏泓失望跑到band房打鼓发泄时遇上Edith,Edith带他看Leon等人街头表演。

郑武到警署保释柏泓,永恒找不到宝琳,找晓欣时竟见到小丁和小朗;柏言责备柏泓时被郑武劝阻,柏言被郑武教训后如遭当头棒喝。

永恒苦口婆心劝晓欣勿再结交有妇之夫作男朋友,晓欣自恃年纪尚轻要永恒由她继续任性。柏言与两名同行闲聊之际,忽闻郑武要卖厂。

完美叛侣第14集剧情介绍

柏言找莫杰时从工人口中得知厂房曾停电;莫杰邀柏言担任内地法律顾问,柏言明白莫杰意图而婉拒。

柏言见柏泓欲送乐器给Leon等人参加音乐祭后没有阻止,令柏泓感意料。永恒怀疑皮革有问题,嘱晓欣追查原材料。

郑武来到柏言旧居说起往事,宝琳认定柏言早已忘记恩人。柏泓到band房练习时柏言前来观看,感受他乐在其中。颜坤向永恒告发工厂不洁,令他患皮肤病,要求赔偿五百万。

晓欣嘱秘书打信给PBP Fur的代表律师商讨颜坤的赔偿金额,永恒想起PBP Fur也是莫杰所有,如能证明PBP Fur的皮草含病菌,郑武的官司便有望胜出。

完美叛侣第15集剧情介绍

宝琳取走柏言手上证据

播出日期: 2016.07.22 (五)

柏言得悉莫杰的皮草是由岳父供货,上次急于用货,被岳父乘机加价,莫杰答允,相信其岳父绝不会供应次货,岂料皮草被郑武弄坏了,令他欠下银行债务。

柏言看到柏泓以玩游戏机发泄失场的坏情绪,嘲讽他遇事怕事,劝他要有承担勿再逃避。Edith带柏泓到band房见Leon,各人对他失场之事若无其事。

Edith批评柏泓对音乐只是玩票性质,没有确定目标,想做又不敢做,遇挫折便退缩,还透露柏言早已料到他会失败,要自己帮忙安慰他。

柏泓重新找出路

柏泓质疑柏言认定他是个失败者,柏言直认不讳。柏言坦言柏泓是个没主意的人,今次让他选择自己喜欢做的事,结果他仍是迷路,没有目标。柏泓听后沮丧,想找宝琳倾诉,无奈她与永恒在一起,他只好离去。

柏泓独自沉思之际,忽然听到附近传来音乐声,原来是阿乐与师兄在街上表演。柏泓经师兄提点后,对音乐有新的认识。

蕊蕊找晓欣倾谈有关与立仁离婚后的财产分配,面对蕊蕊不合理要求,晓欣反唇相讥,蕊蕊气至离去。晓欣到医院看病又遇见蕊蕊,二人又再次争吵不休。晓欣和蕊蕊不约而同怀疑感染肺炎,要留院观察,永恒和立仁分别到医院,但不获准探病,永恒十分担心。

永恒照顾晓欣无微不至

宝琳安慰永恒,但永恒指自己其实担心晓欣爱上立仁,宝琳感觉永恒对待晓欣方式似是一个不愿女儿拍拖出嫁的父亲,她劝永恒让晓欣选择自己要行的路。立仁遇见晓欣,知道蕊蕊出院时感到头晕,晓欣劝立仁照顾蕊蕊。

永恒接晓欣出院,还煮了一锅粥给她吃,对她服侍周到,晓欣安心有永恒照顾,靠着他后便沉沉睡去。

狄文到法院申请押后审讯,令永恒大惑不解。柏言向莫杰指出永恒已查出其岳父的养殖场曾发生瘟疫,并死了大批水貂,又指他与颜坤达成二百三十万赔偿协议。柏言认为在种种不利条件下,莫杰应该考虑和解。

宝琳被打至头破血流

莫杰不忿此时和解,认为上法庭未必会输。柏言再取出另一份资料,指其岳父在北欧地方非法狩猎野生水貂供货给莫杰。柏言反问他非法狩猎行为,还是用了染病的貂皮的罪名较严重,莫杰无言以对。

郑武打算离开香港,买了礼物给柏言、柏泓,请宝琳代为转送。宝琳送礼物给柏泓,离开时经过柏言的房间,想起柏泓讲过柏言有证据都不能拿出来帮郑武,决定到房间里看看。最终她从旧西装袋内找到停电通告,明白一切。

宝琳拿走通告时遇见柏言回来,宝琳慌张离去,柏言发现西装袋内的通告不见了,随即紧张离家追随宝琳。宝琳致电永恒告知情况,永恒听到柏言与宝琳争执,即离家赶往柏言家。宝琳逃至一小巷时,被人罩头施袭,宝琳被打至头破血流,还被车撞倒……

完美叛侣第16集剧情介绍

永恒惊见柏言烧毁证物

播出日期: 2016.07.25 (一)

永恒见到医护人员正为昏迷的宝琳抢救,柏言则在旁接受警察查问,永恒怒不可遏,随即上前欲向柏言挥拳,最后遭警察阻止,二人更被带返警署录口供。柏言回到家后,柏泓亦同样质疑他打伤宝琳。

永恒和晓欣返回案发附近调查,便利店职员指曾有律师来查问,他们心知是柏言。二人走到案发现场,竟见到柏言将一张纸烧毁,永恒相信是宝琳找到的证据,向柏言挥拳,被晓欣阻止,柏言施施然离开。永恒自知行为鲁莽,向晓欣请罪。

柏泓离家柏言孤单

黄铭要柏言好好接待夏利这个大客,否则其地位将不稳。夏利刚买下泳衣品牌的香港代理权,接着准备收购模特儿公司,故要柏言一起观看泳衣广告拍摄 过程,模特儿嘉嘉和蓝蓝分别对夏利和柏言态度亲昵,表现热情。夏利带着嘉嘉,柏言扶着蓝蓝一同离开时,却遇见柏泓和Edith。

柏泓不满柏言与模特儿态度亲昵,收拾行李离家出走。柏言知道柏泓误会,到band房硬要带他回家,郑武来到阻止,斥责柏言没有好好保护家人,他 们根本没感受到其承担责任的决心,柏言无言以对。柏泓决定跟着郑武,柏言黯然离去。宝琳仍然昏迷,仁芳、永恒等人拦阻柏言探望,顿令他感到被众人孤立。

宝琳苏醒柏言失势

柏言拾到宝琳留下的一本书,书页内夹着一张宝琳为全家素描的照片,柏言看在眼内百感交集。柏言本约了夏利开会,忽然接到医院通知宝琳已苏醒,便不顾夏利赶往探望宝琳。柏言关切问候宝琳,要接她回家休养,宝琳断言拒绝。

柏言回律师楼时已见婉萍送夏利离开,知道婉萍已接手夏利的事务,而一直在旁窥视的黄铭,则以怨恨的目光看着他。柏言向狄文解释失掉夏利生意的原委,还表示律师楼会出现人事变动,其地位不稳,相反婉萍必会上位。狄文忧心并向倩仪打听,倩仪加以安抚。

柏言拜访宝琳惧怕

宝琳在医院遇见失明少年伟业,他请求宝琳为他讲述画册所见的图片,让他能想像故事内容,伟业其后将画册送了给宝琳。

宝琳回家休息了一天,身体复原得很好,她离家倒垃圾,把大门虚掩,回来后看见家门大开,于是步步为营走入屋内,却见到柏言已在,宝琳大惊以为他 对自己不利。柏言表明自己没有伤害她,宝琳不信,正要解释时,永恒打电话来,柏言听到永恒的声音,不满宝琳总是第一时间找永恒,更因宝琳不明他所做一切而 失望,认为她不知道事实真相就否定他,生气又心痛地离开。

柏言无意中得罪流浪汉,遭拳打脚踢,狄文刚巧经过制止他们。柏言在医院巧遇汉华与他的儿子伟业,始知汉华为了照顾失明的伟业,每天都要准时下班。永恒匆忙赶至,建议惊魂未定的宝琳报警……

完美叛侣第17集剧情介绍

兆康为报仇偷袭柏言

播出日期: 2016.07.26 (二)

当知道宝琳愿意再相信柏言,永恒感到对宝琳付出的努力付诸流水,不禁失魂落魄。永恒看到晓欣在砌用以鼓励自己的骨牌,不禁想起多年前太太晓晴曾用骨牌鼓励他开办律师楼,总算得到一点安慰。

Edith知道柏泓离家出走身上却没有一点钱,嘲笑他是温室的小豆苗,柏泓羡慕Edith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Edith带柏泓到世闻的串烧店做兼职,世闻与Edith表现亲密,似是一对,令柏泓不安。另一方面,黄铭命柏言设法讨回莫杰的合约。

兆康袭击柏言受伤

兆康拿着铁管到停车场袭击柏言,指责其让他在庭上自招召妓之事,令妻子与他离婚。兆康认为是柏言和宝琳设计陷害他,遂先打伤宝琳,再对付柏言,柏言闻言后怒不可遏,打斗期间兆康手上铁管遭柏言击落。

宝琳接到狄文通知柏言与人打架,她赶往警署时见到兆康满身都是灭火筒泡沫,额头有伤,而柏言则手部受伤。黄铭下令不准各人离开工作岗位,暗示律师们不可保释柏言,狄文逼于无奈找永恒帮忙。

柏言、宝琳和永恒翻看闭路电视录影片段,见兆康不停追打柏言,柏言拿着扫帚自卫逃命,但警方找不到伤害柏言的铁管。

永恒对柏言始终有怀疑,他和晓欣到停车场搜证,发现电箱曾被击中且留有血迹。永恒又发现灭火筒的挂钩几乎脱落,怀疑是柏言曾用它攻击兆康。永恒落力找证据,希望揭穿柏言的谎言,晓欣提醒他作为柏言辩论律师的职业操守。

Edith援交赚钱还债

永恒听到晓欣的男朋友送她优惠券,认定是那有妇之夫的男朋友送礼物,直言他对晓欣毫无诚意,劝晓欣离开他,晓欣谓正有此意。宝琳得知两天后柏言的案件将要上庭,担心柏言被控告,柏言解释只属临时控罪,方便多点时间搜证,而且他是自卫伤人,警方不够证据指控他,宝琳放心。宝琳关心柏言在律师楼的处境,柏言却表现得毫不在意。

世闻促Edith参加援交派对,赚钱还债,Edith无奈应承。离开不久,珊珊来到串烧店饮酒,醉酒后闹事便离去。柏泓关门时,Edith带醉回来,还要继续饮酒,显然内心十分痛苦。

宝琳目击好友堕楼

婉萍和倩仪到停车场时,一辆客货车司机刚好从纸皮中掉下一支染有血迹的铁管,倩仪想起狄文提过柏言被袭击的兄器,婉萍却要倩仪忘记曾见过铁管之事。

宝琳赶着上庭听审,匆匆终止与印佣Elis的通电后便离开印协,踏出大厦外时,却见Elis的手机从天而降,未几听到一声巨响,宝琳转身赫然看见Elis倒卧血泊中,受惊晕倒。准备上庭的柏言赶去医院,永恒与晓欣则在法庭外焦急等候柏言……

完美叛侣第18集剧情介绍

大厦停电,柏言陪伴宝琳时,回想起当年没有电的日子。另一边厢,晓欣拿着电筒扮鬼吓永恒,也联想起晓晴在世时一家三口停电的趣事。

柏言脱罪,宝琳感谢永恒帮忙,永恒明白柏言甘冒被除牌之险是因为宝琳受到伤害。

宝琳劝柏泓回家和柏言和解,并陪同他一起回家;柏泓也劝宝琳搬回家,宝琳却认为已破裂的东西需要时间修补。郑武感谢柏言在莫杰背后做了不少工夫,令他毋须赔钱。

柏泓开启Tata的脸书见到Edith和人亲热的相片,顿时明白她们参加派对的性质,于是往派对找她。警察找柏泓协助调查谋杀案,怀疑Edith与勇亮之死有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