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港台 >

一屋老友记第22-23集剧情介绍

发布时间:2018-01-27| 来源:未知 |

一屋老友记第22集剧情介绍

灿灿在教育中心工作完后打算向思福说再会,岂料在思福房间中见到旧式唱片机,原来两人也是黑胶唱片发烧友。

灿灿带思福到相熟的黑胶唱片铺后遇下雨,思福去买伞时被宝欢发现;白桦感觉到宝欢对两人呷醋。余母与余花吃饭时Dickson突然出现,余母承认制造机会让二人复合。

Dickson主动要求性交易但余花拒绝,Dickson受辱后怒极指要宝愉立即还钱。得知一切后的余花,为了拯救宝愉只好去酒店哀求Dickson。

灿灿帮何贵装修时,发现他在吃过期食物;当宝欢问及何贵孙子时他却发怒,灿灿欲打电话去教训他,但何贵却记不起孙子的电话号码。

一屋老友记第23集剧情介绍

宝家众人发现宝欢所制的肠粉味道与宝禄一样,宝欢见到众人抢着吃肠粉感到非常欣慰。

灿灿提议搞生日会,但宝欢却拒绝,因宝欢仍然不信弟妹会对他好。宝怡收到星晨的短讯,星晨带宝怡去band房,更为宝怡的新歌填了词。

电视报道城中花花公子患有爱滋,但没有公开其身分,但宝怡一看报道便知是Dickson;宝愉得知后非常紧张,更叫余花同去验身。

灿灿与宝欢准备上天台维修,经过何贵家门时发现何贵晕倒。何贵被送入深切治疗部,宝欢责骂何贵孙子贤仔不负责任。宝欢回到家时,白桦与依兰指何贵性命有危险,要宝欢协助。

一屋老友记第25集剧情介绍

宝家众人替宝欢庆生日

播出日期: 2016.07.24 (日)

宝欣收到遗产承办书,只要处理好文件便有权卖出旧屋,余花指自己的妹夫是律师,可代处理。但宝欢他们听了宝禄的遗嘱后心有所思,并不舍得卖掉旧屋。他们带齐文件上律师楼,因为余花的关系,师爷很快便约见,更指只待文件处理完毕四人即可获得业权。四人离开律师楼时,宝欣与宝愉都立即指责宝欢,为何要律师楼联络他而不事先商量清楚;宝欢坦言以为叫律师楼联络他是件很平常的事。

宝欢说出出走原因

他们四人在电梯内,为这小事争论不休,但电梯却突然停止,令他们极度惊慌。在昏暗的电梯内,众人都说出心底话。宝欣三人不停指责宝欢,觉得父亲偏爱宝欢,可是当家庭最需要他时他却离家出走放弃家人。但宝欢指他要离家出走是被父亲所逼,而他所认识的父亲与弟妹认识的父亲并不相同。宝欢于是把儿时的经历,与他被父亲不合理的责罚,坦白地告知他们。宝欣回家时见到小菲穿了耳并戴上耳环,大感惊讶。余花指是小菲主动要求穿耳,小菲声言要像余花一样美丽,但宝欣并不欣赏,更责怪余花;但小菲并不听她的话,继续与余花研究扮靓之道。宝欣见到街猫肥仔在层架,欲爬上去想捉回肥仔时却在架上找到一封信。

指自己不再追名利

宝欢生日,但他宁愿在面店工作没有去庆祝。灿灿见他孤独一人,便搞些小玩意,除了为他庆祝外,还造了一个肠粉招牌给他,希望他可以把宝禄的肠粉,发扬光大。可是,宝欢自觉他的功夫并不到家,更不相信卖肠粉可以发达。有客人吃了肠粉后,觉得非常香滑要求宝欢再做,但宝欢拒绝。思福见到宝欢得到客人称赞后非常高兴,他坦言如果以前有人见到宝欢这样子,他会断定是认错人。宝欢觉得以前为求名利,六亲不认不择手段,但这段日子以来,他的人生观改变不少。

阿娇来港探望宝欣

思福与灿灿深夜去海滩,为的就是看日出。晨曦初露,他们都被太阳所吸引。灿灿突然拿出手机拍照,思福问原因,灿灿说是拍给宝欢看,思福感到错愕。宝欢早上回家,甫开门家人便出来与他庆祝,宝欢甚喜。当他吹完蜡烛后,宝欣递上了宝禄留下的另一封信。宝欣与大公司倾成生意后离开时,梅昭致电要她立即上深圳见梅母;宝欣感极为难但仍应承。但宝欣在大厦门口见到有人向查理发难,宝欣看不过眼即上前阻止,更把那人制服。宝欣遗失了回乡证,不能上深圳探阿娇,只求梅昭为她说好话;但当她回家时,却发现阿娇正在宝家中。

一屋老友记第26集剧情介绍

阿娇遇两老

播出日期: 2016.07.25 (一)

阿娇欺骗梅昭指自己去了中山旅行,其实是偷偷地来到香港;宝欣见到阿娇后感到极度惊讶。阿娇表面上对宝欣非常好,令宝家其他人都妒忌宝欣有个好奶奶。但当宝欣洗碗时,阿娇走进厨房把偷影的照片交给宝欣看。原来阿娇将小菲的生活及宝欣谈生意的片段都拍下来。阿娇不但指宝欣抛夫弃女,更责骂她有外遇。宝欣大呼冤枉,指相中人都是她装修公司的客人,但阿娇认为女人只可以在家做贤妻良母。

强逼宝欣返回深圳

宝欣这时才知道梅昭把她做生意的事,一直隐暪着阿娇。宝欣解释指梅昭很支持她创业,但阿娇直指宝欣的行为令家不成家,所以才插手处理。她限定宝欣下星期一定要放弃所有工作,跟她回深圳,更要为她生男孙。宝欣致电梅昭,指阿娇一直偷拍她更冤枉她,但梅昭指近日工作繁忙不能来港,只能先让母亲多住数天。阿娇问小菲,宝欣有否与男人出外,小菲答有,吓得阿娇铁青着脸。早上吃完早餐后,宝欣准备带小菲上学然后上班,阿娇听到立即假装头晕,并要宝欣在家中照顾她。宝愉代宝欣交文件给查理,查理询问宝愉的家庭状况,知道宝愉正失业便叫宝愉在自己的公司上班。宝愉觉得很奇怪,而且不知道查理公司是做甚么的,但查理指他可负责房地产的工作,他定能上手。

发现老人被迫卖屋

秃鹰集团的职员在旧楼内,逼众老人家贱卖旧屋,更指如果老人多作反抗,便会有不快事发生;灿灿见状后即上前阻止,更把职员骂走。灿灿到宝家,当阿娇知道灿灿与宝欣合作开公司后,态度即时转变。灿灿知道阿娇不喜欢她,借意提早离开,并因此明白宝欣要面对的事有多麻烦。宝欣非常讨厌阿娇但又不能走开,灿灿只能劝宝欣退一步海阔天空。灿灿怀疑何伯天花漏水并非意外,而是秃鹰集团存心制造,目的是要逼老人卖屋。

梅昭宝欣再起争执

宝欢觉得这些都是灿灿的推测,灿灿希望宝欢举办居民大会,提醒众住户慎防受骗,但宝欢却拒绝……宝家在天台举办嘉年华会,小菲更会表演。众人要宝怡帮手设置音响,宝怡不肯;小菲一再恳求,宝怡只好听从。宝欢众人回家后,看见梅昭正为阿娇按摩。宝欢等人问个究竟,原来阿娇跌倒受伤。梅昭怒斥宝欣为何要独留他的母亲在家,宝欣直指阿娇在其他人面前装作慈祥,但在背后却对自己冷嘲热讽。梅昭与宝欣的争执愈来愈大,梅昭决定带阿娇回深圳,以后永不回来。

一屋老友记第31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慕晶在查理面前出现,查理不但没有觉得惊讶反而非常挂念她。终于有白慧的消息,宝欢与灿灿特意来到电视台找周骢,终得知事情的真相。

张震把灵符贴灿灿的房间,灿灿阻止时推跌了母亲给她的八音盒,灿灿在八音盒发现了一张照片。

灿灿终于知道两老与自己的关系,既不甘心又觉得自己很孤独,宝欢觉得她很可怜,于是下定决心要向灿灿表白。

宝欢与灿灿终成一对,宝欢欲把这喜事通知两老,可是却收到一个坏消息;白桦两老指自己心事已了将要离开人间。

小菲买了刻有宝字猫绳,想为肥仔挂上时牠突然走开;这时宝禄突然出现……

一屋老友记第3集剧情介绍

宝欣想向宝怡道歉,但宝欢提出由他来做中间人;宝欢发现衣袋内藏有陀表,即问小菲陀表是何人所送,这时小菲把陀表打开,发现表内藏有白桦与依兰的照片。

宝欢带齐了捉鬼的工具,决定要进杂物房看个究竟。宝欢约见百川,急不及待把撞鬼的事告诉了他,求百川捉走白桦与依兰;百川带备了工具,在厅中开坛作法,但白桦二人只当他是表演。

宝欢回到幼儿园,知道陶太想儿子升读精英班,正想阻止之际即被思福扯开话题。宝欢指思福不为小孩着想,一心只想拉拢陶太。

宝欢遇见到陶太后欲说服她不要强迫儿子,令陶太非常不悦。

一屋老友记第4集剧情介绍

宝欢与宝愉在露台回想往事,宝欢指宝欣小时候很听话很可爱,但现在竟然成为管家婆,宝愉坦言是宝欢离家出走之过。

宝欢从梦中惊醒后睡不安灵,看到网上新闻指陶太是位爱锡儿子的模范家长,忍不住在网上写文批评她。

家中的水龙头失灵,宝欢于是即叫灿灿来维修,但结果两人被困在厕所内,更连累灿灿无法到酒店做工程。

宝欣从其他主妇口中得知,宝欢曾在名校开讲座,便要求宝欢致电校长求名校收小菲,被宝欢一口拒绝。

思福指宝欢与陶太吵架的照片被放了上网,而陶生正准备入股学校,万一他反口教学中心将会关闭。

一屋老友记第5集剧情介绍

宝愉在网上发现宝欢的新闻,更指宝欢正被网络公审;宝愉见宝欣支持宝欢感讶异。

宝愉在名店购入名贵手袋,希望余花会原谅他;这时他听到有两名太太正在说宝欢的坏话,不禁把两名太太骂走。

因连累师父失去了酒店的大工程,灿灿决定向师父辞职。灿灿与宝欣在露台边烧鱿鱼边闲谈;饮醉了的灿灿向宝欢开火不停责骂他,之后突然晕倒。翌日早上,众人见灿灿在宝欢房中出来,皆误会她与灿灿有染。

宝欢发现有老鼠,宝欣想知道惹来老鼠的原委,于是播放私下安装偷拍器监视家中录像片段,却发现余花在宝欣的食物中落泻药。

一屋老友记第6集剧情介绍

余花与宝欣对骂起来,结果余花与宝愉决定搬走。宝欢一人叹气时白桦突然出现,更提示他宝禄一定有教他捉老鼠的方法。

宝欢等人用宝禄教导的方法,几经辛苦终于把老鼠捉了。余花准备搬离这个家时,宝欣突然像改变了性格似的不停向余花道歉,更求余花不要走。

宝愉在清洁房间时,找到儿时的功课。陶生正式入股教育中心成为大股东,他给宝欢一是打官司,一是自动放弃股分的选择。

宝欢离开时遇见祖君,她指医生已医好她的脚,现在可以行动但仍未能教跳舞。宝欢在食店见到灿灿,他知道灿灿失业间接因他而起,因此向她道歉。

一屋老友记第7集剧情介绍

宝欣看见遗产承办署的信件,但仍好像甚么都看不到,原来是得到白桦施法帮助。

宝欢带白桦与依兰去饮早茶,因要一直开伞所以非常异相。在饮茶时有街坊问他是否等待宝禄,宝欢不禁感到内疚。

宝欢回到家后赫然发现宝愉找到宝禄的遗嘱及遗产承办署的信,结果宝欢要用金钱收买他,他才肯保守秘密。

宝欢迟迟未找到工作,结果在游戏中心遇到灿灿,原来两人都失业;宝欢正为工作烦恼之际,知道百川的面店需要人帮手。

宝欣接小菲放学时,发现梅昭已带走了她;她致电梅昭,梅昭指将会带小菲回深圳见父母,吓得宝欣不知如何是好。

一屋老友记第8集剧情介绍

梅昭不停向宝愉埋怨,更指宝欣叫他自己开厂,宝愉指宝欣安全感不足;宝愉更要求梅昭把钱交给自己投资。

宝欢准备去吃面,白桦与依兰得知后都挂念油渣面的味道,于是宝欢与两老一同前往;百川为家人指不想再开夜市,想请宝欢协助,宝欢最终答允。

灿灿新店开业正位于面店附近,所以宝欢经常遇见她。宝欣与友人提起小菲今年考五级钢琴,但原来对方的女儿已经考至七级;宝欣感到自卑,友人指一定要找名师教导。

小菲的新琴送到后宝怡负责收货,但调音师不在于是他尝试自己调音。众人直指宝怡每日只懒散在家,最终宝怡在面店打工。

一屋老友记第9集剧情介绍

宝欢请灿灿吃萝卜,她觉得很难食,发现原因是萝卜不新鲜,决定教宝欢买萝卜。

宝怡要到很远地方送外卖心有不甘,岂料当他来到咖啡店后却被星晨的美貌吸引,二人更相当投缘。

宝欢想煮面给灿灿吃,白桦见到有女鬼跟着灿灿即告知宝欢,但宝欢却甚么都看不见。宝怡再到咖啡店希望见星晨一面,却得知星晨已经离职。小菲的新钢琴老师上任,原来就是星晨。

灿灿与宝欣吃饭时,灿灿提起有旧同学芳芳死了,宝欢实时想起依兰所说的话。宝欢在二手店发现芳芳生前的手袋,之后他回到面店后,却看见芳芳坐在灿灿身旁。

一屋老友记第10集剧情介绍

宝欢不明白为何只有自己见到芳芳,依兰叫宝欢先收留芳芳,因为孤魂野鬼非常惨。灿灿一边看儿时照片,一边后悔以前没有主动找芳芳。

宝欢被余花误会是易服癖,芳芳过意不去不停向他道歉。宝欢想为芳芳完成心愿与灿灿重修旧好,于是他扮其他人打电话给灿灿约她到老人院维修窗框,岂料宝欢发现灿灿早已在老人院。

早上,宝欢买早餐回家,希望一家人可一起吃早餐,但那些早餐非常难吃;结果宝欣等人都回忆起父亲生前所做的早餐,宝欢指宝禄曾教过他所以他可以煮出来。

宝欢决定找回宝禄的厨房工具,依兰却发现少了一件东西。

一屋老友记第11集剧情介绍

白桦与依兰想起昔日拍拖的片段,一听到音乐后白桦更邀请依兰跳舞;为了让两老能够尽兴,宝欢举着伞子在人群中穿梭。

星晨专心地教小菲弹琴,但小菲却发现宝怡在门外偷看。宝欢在街上见到宝欣,更发现宝欣约了大陆老板倾生意。灿灿见到宝欢想把肠粉倒掉,宝欢指他想拉出父亲当年教他拉肠粉的味道。

宝怡接小菲放学时发现小菲不适;宝欣回家后,梅昭大骂她私自做生意四处奔波导致小菲患病,两人愈吵愈激烈,白桦欲出手相助反令情况变得糟。

宝欢带梅昭去老友记,灿灿向梅昭赞宝欣有生意才华,更不同意梅昭指宝欣无法照顾小菲之说。

一屋老友记第12集剧情介绍

星晨想听宝怡弹琴,但却欲言又止;这时白桦看不过眼,决定上他的身帮助他。

宝愉参加朋友众会,众人都羡慕宝愉能娶到靓老婆;另一方面余花戴上宝愉送给她的颈链,更分享两人的浪漫故事,令太太们都非常妒忌。

灿灿搬货叫了宝欢来帮手,宝欢搬货时见到一位老人,后来才记起是周骢。宝欢从梦中突然被白桦与依兰叫醒,原来附近出现了杀猫狂徒;白桦与依兰最担心,就是街猫肥仔的安危。

宝欢在大楼后巷寻找肥仔,岂料见到周骢与灿灿争吵起来,周骢指灿灿杀了他的猫,而灿灿却极力否认。灿灿跟据蛛丝马迹,发现杀猫之事与烧腊店有关。

一屋老友记第13集剧情介绍

依兰非常想去医院探周骢,但她又不想让白桦知道,于是她想出计策更要宝欢协助。宝欢及依兰见到周骢终于重拾精神都非常欢喜,岂料当他们转身时便见到白桦。

依兰自知激怒了白桦非常后悔,宝欢之后找到白桦,发现他在回想过去,亦后悔自己生前好赌苦了依兰。宝欢捉到杀猫狂徒的消息,传遍屋邨;很多太太都慕名而来感谢他。

宝欢煮面招呼她们时灿灿帮手,太太们问两人是否拍拖,灿灿否认。梅昭请宝欢明天照顾小菲,因准备了活动与宝欣庆祝结婚纪念。

梅昭迟到约会,更发现宝欣与旧同学一起;聚会上梅昭不断失礼,丢尽宝欣的颜面。

一屋老友记第14集剧情介绍

宝怡在面店除了等电话,甚么事都不做,终收到星晨的短讯邀约他去音乐农庄。小菲透过星晨的介绍知道有音乐农庄,考完试后宝欢与灿灿一同带小菲去玩。

宝怡被星晨邀请出去表演,可是当他坐在电子琴前面,便回想起儿时不快经历,最后他选择了离开。

余花回家后心情相当愤怒,原来她的身形与体重完全不合格,被指违反了合约要赔偿。宝欢不停尝试整肠粉的方法,正当他心烦意躁之际,竟找到一张面粉的包装纸。

宝欢回家后收到祖君的短讯指自己在医院,请宝欢去接她出院。当宝欢去到医院后,才知道祖君的脚患仍未痊愈。

一屋老友记第15集剧情介绍

余花得到新的工作机会,美容中心老板坦言叫余花不用减肥,因公司想她做抽脂代言人,余花听到后非常愤怒;这时在外的宝愉却看到祖君考虑抽脂疗程。

百川来到宝家,指宝欢向财务公司借钱很傻,宝愉听着二人对话,忍不住说出见到祖君的事,但宝欢并不相信。

余花看家俱时遇上旧情敌Vicky,更发现Vicky的男友竟是自己的旧男友Dickson。宝愉与客人周生见面时Dickson突然出现,两人对股票的看法完全不同,Dickson提议二人对赌。

宝欢收到祖君的律师信,于是想宝愉负责宝禄的遗产事务。股市大泻,梅昭的二十万化为乌有。

一屋老友记第16集剧情介绍

宝愉被宝欣打了一巴后愤然离开;在车上宝愉回想到自己把身家押上股市,现在所有财产都被蒸发,连交首期的钱都没有。

经理人带余花向减肥公司的岑老板道歉,希望老板会再录用她;这时岑太出现,余花见到岑太正在怀孕,实时想到一个办法。

宝欢与宝怡无意中,发现了余花藏有大量妇科医生咭片,以为她已怀孕。

另一方面,宝愉被公司解雇感非常彷徨,这时他知道客人有搞收购旧楼的生意,便思考如何翻身。

宝欢把宝欣拉入厨房,把余花怀孕一事告诉她。宝欣为了胎儿愿意停止与余花正面冲突。宝愉偷偷约了地产经纪上宝家,打算私下卖屋。

一屋老友记第17集剧情介绍

晚上余花突然从房中冲出厅大骂宝愉,指发现了不属于自己的女人耳环。

宝欢出手替宝愉解困;之后宝欢与宝愉上了天台,宝欢要求宝愉向他解释,宝愉说出自己困境更希望宝欢会帮他保守秘密。

白桦叫宝欢应把宝愉的言行讲给其他弟妹知道,但宝欢思前想后决定保守秘密。思福约见宝欢见面,原来思福想引入田教授的认证课程,希望宝欢能出面约见。宝怡带小菲去跳舞,星晨突然出现并与他们同上课。

宝欢赶去公司准备会合宝愉一同去签约卖楼。岂料在大厦大堂,却见到宝愉出来;宝愉更发现原来收购宝家旧屋的公司与Dickson有关。

一屋老友记第18集剧情介绍

宝欢劝宝愉不要再沉迷股票,但宝愉指他根本没有资格教训自己。宝欢拍醒所有家人到厅中,把自己造假遗嘱的事坦白,众人听到后都非常气愤。

宝欣成为遗产承继人,询问宝愉与宝怡的去向,更指自己会负责旧屋的买卖。宝欢听到余花想长租酒店;凌晨时分小菲突然找宝欢,坦言不想搬走。

翌日早上宝怡发现宝欢不见了,但其他人却没有理会他;宝愉指有客人想收购旧楼,所以提议提早卖屋分钱,但宝欣坚持不肯。

宝愉把支票退还给客人希望就此了事,但客人指合约上指要额外赔多一百万,这时Dickson出现更叫宝愉当众求他宽限。

一屋老友记第19集剧情介绍

余花不满新居太小

宝欣发现宝欢的身影,即呼喝他出来。宝欢指因为宝怡有病,所以才私自接小菲放学,但宝欣指自己会接小菲,不用他来扮好心。宝欢欲离开,但小菲牵 着他的手阻止,宝欣见状怒火中烧。宝欣不准小菲以后再学芭蕾舞,小菲大哭,宝欣更指责宝欢教坏小菲。宝欢被宝欣赶走后回到面店,他心情极差不但对客人不礼 貌,更赶走客人。灿灿知道宝欢不开心,故特意去听他吐苦水。

灿灿听宝欢吐苦水

宝欢觉得自己不应找回弟妹,勉强自己做好兄长,更发誓由现在起要做回自己,做一个只顾自己的「自私精」。灿灿知道宝欣接下的工程是宝欢介绍,坦言想把真相告诉宝欣,但宝欢阻止。宝欢指宝欣对钱看得很重,如果她赚不回二十万,心中一定永远记挂住。

宝欢醒来后,发现面对着灿灿,刹那间被她迷倒。灿灿想见思福,宝欢亦有事要见他,但宝欢满身肮脏却没有地方冲凉,灿灿建议宝欢到她家冲凉。张震 得知宝欢上灿灿家,感到非常气愤,更怕宝欢会得寸进尺,于是张震决定与凌波一同教训宝欢。宝欢在灿灿的房中看见宝宝大队长的海报,却不明白为何灿灿只爱怪 兽。灿灿指小时候曾遇见怪兽,而且怪兽更曾安慰她。两人到教育中心,灿灿一见思福便看得相当入迷,连其他人说甚么都听不到。

宝愉带余花看新楼

当灿灿完成工作后发现思福不在非常失望,可是宝欢说约了思福吃饭,灿灿要求一同前往。余花仍住在酒店中,但余母却不停致电她,令她觉得非常烦 恼。这时门铃响起,原来是宝愉到来。余花直指不会再住旧屋,宝愉坦言要带她去看新楼。宝愉带余花去看「天堂居」,余花看见大堂宽敞感非常满意。当宝愉与余 花到达购买单位时,余花却非常震惊,因为单位不足二百尺,与她心中的理想居所,相差甚远。

余母强逼余花离婚

宝愉亦知道单位强差人意,更估计到余花的反应。所以他只能不停安慰。宝愉答应她一年后定会搬到豪宅,余花开始心软。岂料当他们开门离开时,竟然 见到余母与二妹。余母非常愤怒,正要责骂宝愉之际,余花为免尴尬,即扮作有事离开。余花回家,余母单刀直入要求她离婚,然后去认识「富二代」。余母以杂志 的公子哥儿做比喻,指做了他们的妻子,便能一世享福。余花指这些都是假象,但余母不听,一定要余花离婚。

一屋老友记第20集剧情介绍

依兰见宝欣既要照顾家人又要处理公司事务心有不忍,于是她上梅昭身从而帮助宝欣处理家务。

宝欣收到思福的来电指可以签约进行工程,宝欣欲多谢他时思福却走漏了风声,指要感谢的人不该是他。

白桦感沉闷时见宝怡朋友来电约他去玩游戏机,于是贪玩上了宝怡身;事情过后宝欢警告白桦,如果再上弟妹身他会把旧伞烧毁。

灿灿去面店见宝欢面色苍白,发现他已经病倒了,但宝欢仍不忘灿灿将会见思福,更决定带她去买新衫。

星晨突然来到宝家,宝怡既惊喜又愕然;宝欣突然收到灿灿的来电,灿灿向宝欣揭发宝欢一直在面店暂住之惨况。

一屋老友记第21集剧情介绍

余花未回家且失去联络,故此宝愉只可以假扮网民与她联络,更以网民身分逗她开心。

宝怡听歌时,赫然发现他与星晨调换了录音机;星晨觉得宝怡的作品很好听,更鼓励宝怡参加歌曲创作大赛,但宝怡拒绝坦言有舞台恐惧症。

白桦的状况愈来愈虚弱,依兰想烧顶级坛香让白桦尽快回复元气,只好上宝欣身。这时灿灿来见宝欣向她道歉,依兰想离开宝欣的身体但突然失走法力无法脱离。

宝欢回家,打开门只见到宝欣晕在地上而厨房的杂物却烧着了。宝欢为救人烧伤了手,灿灿笑言宝欢为了宝欣可以不顾一切;宝欢要回面店休息,灿灿叫宝欣留住他。

一屋老友记第22集剧情介绍

灿灿在教育中心工作完后打算向思福说再会,岂料在思福房间中见到旧式唱片机,原来两人也是黑胶唱片发烧友。

灿灿带思福到相熟的黑胶唱片铺后遇下雨,思福去买伞时被宝欢发现;白桦感觉到宝欢对两人呷醋。余母与余花吃饭时Dickson突然出现,余母承认制造机会让二人复合。

Dickson主动要求性交易但余花拒绝,Dickson受辱后怒极指要宝愉立即还钱。得知一切后的余花,为了拯救宝愉只好去酒店哀求Dickson。

灿灿帮何贵装修时,发现他在吃过期食物;当宝欢问及何贵孙子时他却发怒,灿灿欲打电话去教训他,但何贵却记不起孙子的电话号码。

一屋老友记第23集剧情介绍

宝家众人发现宝欢所制的肠粉味道与宝禄一样,宝欢见到众人抢着吃肠粉感到非常欣慰。

灿灿提议搞生日会,但宝欢却拒绝,因宝欢仍然不信弟妹会对他好。宝怡收到星晨的短讯,星晨带宝怡去band房,更为宝怡的新歌填了词。

电视报道城中花花公子患有爱滋,但没有公开其身分,但宝怡一看报道便知是Dickson;宝愉得知后非常紧张,更叫余花同去验身。

灿灿与宝欢准备上天台维修,经过何贵家门时发现何贵晕倒。何贵被送入深切治疗部,宝欢责骂何贵孙子贤仔不负责任。宝欢回到家时,白桦与依兰指何贵性命有危险,要宝欢协助。

一屋老友记第24集剧情介绍

自从何贵一事后,灿灿终于相信世上有鬼;宝欢带灿灿回家叫了两老出来,可惜灿灿看不到两老,只能靠宝欢来传话。

灿灿上了思福家为他维修;思福想与灿灿烛光晚餐及看浪漫电影,但灿灿指并不喜欢这些。宝欢在面店拉了肠粉等灿灿回来时吃,食家阿雪吃了宝欢的肠粉,指有旧式酒家的味道。

宝欣收到梅昭的来电,原来是他母亲阿娇要求宝欣回深圳吃饭。白桦与依兰不想宝家卖屋问宝欢能否阻止,但宝欢指不能全权话事,而且弟妹需要钱只有把旧屋卖出。

白桦透过琴声与灿灿沟通,突然有相架跌在地上;灿灿执起相架时发现相架后有一张纸 。

一屋老友记第27集剧情介绍

宝家旧屋快将出售,百川指如果旧楼拆卸,白桦与依兰亦会随之灰飞烟灭;白桦觉得宝欢无用没有尽力,打算亲自出手阻止买卖。

宝欣与宝怡寻找旧屋屋契时,无意中找到三十多年前的寻人启事。查理在宝欣递交文件时邀请她吃午餐,之后更指宝欣很像自己的母亲;这时宝欣收到学校来电指小菲情绪突然失控。

宝欣与梅昭见小菲的班主任,离开时梅昭见到宝欣与查理熟络,即醋意大发。宝欣回家后以为梅昭会大发雷霆,岂料他却非常平静。

宝欣致电宝怡,宝怡指梅昭拿着很多东西离开,宝欣致电给阿娇问她梅昭是否带了小菲回深圳……

一屋老友记第28集剧情介绍

宝家决定卖屋,白桦为了阻止卖屋打算在厕所撕毁屋契,但被宝欢及时发现。宝欣解释为何不能接查理公司的水电工程时,接到关于卖楼的电话,查理提出希望宝欣会与他合作。

但家人投票是否让查理收购,宝欢却反对;众人认为宝欢太寂寞所以不想卖屋,要弟妹陪他终老。

宝欣欲为宝欢做媒,但灿灿见到她的人选后都大力反对。宝欢在面店看铺时,慕晶突然出现,可是她未吃肠粉便消失了。

宝怡把他的新歌传了给冯允谦,竟然得到他的支持,并叫他参加自己的Band队。宝怡与冯允谦准备夹歌之际,发现了冯允谦的一个秘密。

一屋老友记第29集剧情介绍

灿灿思前想后决定向宝欢表白,岂料原来家中众人齐集一起为宝欢庆祝;原来宝欢将会去上海担任校长。宝欢因为肠粉而接受传媒访问;慕晶听到宝欢的访问觉得十分感动。

秃鹰集团不断以小手段骚扰老人家,宝欢决定要亲自保卫家园;岂料当宝家出手对付那些无良职员时发生了意外,令宝家众人都见到白桦与依兰。

依兰把自己与白桦的故事坦白相告,并告知不能卖屋的原因,原来整件事都与她的女儿白慧有关。

查理晋升宝愉成为经理,但代价是要宝愉想办法让宝欢收声。星晨寻找宝怡想他能参加比赛,可是宝怡却出言而拒绝。

一屋老友记第30集剧情介绍

查理与宝愉商量收购旧屋的方法时,被宝欢听到对话;宝欢并没有告诉家人坦言相信宝愉,宝愉便说出他的计划。

宝愉受伤令余花非常心痛,宝欢知查理会用更污秽的手段去对付大家。宝欣看新楼,经纪竟愿意降价,宝欣觉得事有蹊跷找查理问个究竟。

为了逃避秃鹰集团的骚扰宝家等人都决定离开旧屋,但之后因担心宝欢有事结果众人又回到旧屋。秃鹰集团的人这次竟把众人困在屋内再放火,依兰为教训他们受了重伤。

另一方面,宝欢从新闻报道中得知慕晶是查理的母亲,而且她的灵魂依附在银币上;宝欢找到银币并招唤了慕晶出来。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